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平叶】叶秋表示后悔让他闯进门

名字就是在胡闹Orz

来自凌晨1点的交作业(づ ̄3 ̄)づ

----------

叶秋皱眉看着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一身黑色的西装勾勒出他笔直流畅的身形,领带系是系了可是看得出被主人狠狠的揪扯过。还带一副宽大的黑色墨镜,让人一眼看不清这人眼中的凌厉狂傲。

靠,耐不住混账哥哥无耻,跑到小区门口买个烟,还能被人打劫了?

没等叶秋先问这人为什么突然拦住自己,那人先开口了。

“叶秋,哪是你家?”

被陌生人这么直接开口叫名字问住址,叶秋并没有吃惊很多——和混账哥哥一样的脸已经红遍大江南北了。

“我不是叶修。”叶秋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理了理自己的大衣。

“嗤,我知道。”男人相当不屑地偏过头。

双生子就算再长得像也没有人会从中分辨不出自己认定的未来媳妇!

“我不认识你。”叶秋扭头就走。

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人是义斩的大神孙哲平。不能让他见混账哥哥。

“你家在哪,”孙哲平反应更快,又拦住了他,“我要见叶修。”

门口那个保安你别躲了我求你快过来。

♚♚♚♚♚♚♚♤♧♡♢☞

好不容易今天老爷子和老妈都不在家。门开的时候,叶修正在他房间里噼里啪啦敲着键盘抢BOSS,不时地还会两台电脑换着来。

兴欣夺冠后,在神之领域的一切活动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各大公会的打压,尤其是职业选手们都闲着,那群人与其说是在抢BOSS不如说是在等叶修BOSS的不定时刷新。

听见门开的声音,叶修也没顾得上回头。“老魏拦住那个骑士!”“笨蛋弟弟买个烟都这么久。给哥扔桌子上就行。”“老伍干的漂亮!”

“……”那两人都没应声。

半天没有动静,“叶秋你磨蹭啥呢?”叶修快速的扭头看了一眼。

门口孙哲平抬手把一团东西砸了过去。叶秋在他身后一脸不爽的样子。

“老孙你咋来了?”叶修接过来那团东西一看,“哟,黄山金皖,你买的?”

“哼。”叶秋在后面闹着别扭。他根本拗不过孙哲平,只好让他跟在自己后面。买烟的时候他不过是慢了一步……职业选手的手速果然也体现在刷卡上吗。

“啧啧,义斩真有钱啊。”

叶秋本来想说自己绝对比所有人都有钱,可惜这时候他手机响了。

叶修特别体贴的摆摆手,“行了,这儿没你事了,忙你的吧。”扭回去看见兴欣已经拿下了BOSS,心情不错,顺手拆开那包烟。点了一支。

“哼,你少抽点。”叶秋充满敌意地看了孙哲平一眼,似乎欲言又止,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忿忿不平地走掉了。

偌大的房间只剩他们两人了,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为什么退役。”孙哲平直截了当的问出来。

“这怎么说呢……”叶修脸上带着满足的惬意,徐徐吐出一口烟。

耳机里突然传来包子兴奋的叫喊:“老大!又有个70级BOSS刷新啦!狮子座都已经去了!”

叶修在袅袅烟雾后侧头风(bu)情(huai)万(hao)种(yi)地瞟了孙哲平一眼:“……要不,闲着也是闲着,先帮兴欣抢个BOSS?”

♛↣↣↣↣↣↣↣

叶修家里没有狂剑士的账号卡,孙哲平也是很霸气,直接拿出了再睡一夏加入了兴欣的队伍,根本不管神之领域的玩家们,特别是百花谷和义斩天下的玩家们有多躁动。

第二个BOSS兴欣后来居上,原本领先的蓝溪阁最后失之交臂,气得黄少天在荣耀职业选手群里不断刷屏,身后跟着一群幸灾乐祸点蜡的。

叶修很满意,终于舍得挪窝了,嫩绿的窗纱被拉开,晌午的艳阳之光刺进澄明透亮的落地窗,叶修眯着眼,把整个人都陷在一旁柔软的沙发里,懒洋洋地做着手操。

“老孙你怎么找到我的?”

“小楼说有朋友认识你弟弟。”

难怪叶氏总裁大清早“散步”被人堵在小区门口。

“为什么退役?”孙哲平直勾勾地盯着他。

“该退就退了呗。”

“什么叫该退!”孙哲平从椅子上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宽厚的脊背撒下一片阴影,也让他的神情看不太清楚。

叶修深吸一口烟。“该回家了,就退了。”

“我不同意!”孙哲平脸色应该是不太好。

“呵呵,哥已经退了,你不同意也没……”

孙哲平突然弯腰掐住叶修的下巴吻了上去。

孙哲平的力气太大了,叶修没能挣脱开,香烟从白皙的指尖滚落,险些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烧出个窟窿。

叶修的唇远比他这个人要软,孙哲平仔细的舔舐着。趁其不备,翘起牙关,把舌头用力地顶了进去。唇舌之间,他最喜欢的两种味道——叶修的味道和烟草的味道,交织渗透。

扫荡一番,便爽快地退了出来。

“韩文清都还没放弃。我顶着一只废手都回来了。才一年,你告诉我你退了?”孙哲平缠着绷带的左手牢牢地扣住他的肩。“听着叶修,滚回去,玩你的散人。”

战五渣宅男叶修喘息未定,双手扒着对方的胳膊。“老孙,你能不能别总那么狂!”

“狂?我狂得还不够!”孙哲平冷笑。

“不可能的,老孙。”叶修摸了一把嘴角残留的津液,他没想到老孙居然对他也是这种心思。“哥也得为家人负责。”

一语双关。

退出职业圈,让在家人面前缺失了十年的自己回到正轨,带着对荣耀一辈子不变的情感,过自己本来该过的日子。

同样的,他不能接受任何人。

“打荣耀就是不负责?”孙哲平无视了叶修第二层含义,极其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叶修,你要是觉得兴欣远,那就来义斩。”

“我放着自己一手拉扯的冠军队不管,去义斩?老孙你傻成二翔了?”

“别拿我孙子跟我比。”

叶修撇撇嘴,发现下巴和嘴唇都在生疼。

“叶修,非要退役?”

“不然呢。再守一年?有意义么?而且,我得回家啊。”

孙哲平沉默了。

连他这种手废的人都想拼了命的留在联盟,叶修,这个沉浸于荣耀十年的人,哪里会舍得离开。叶修的状态就算真的有所下降,也远比太多职业选手强得多,不管留在哪里都不会是多余。然而他选择了离开。

也是,作为队长负责了这么多年,也该承担一下为人子女的责任了。

“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孙哲平问。

“先休息下,然后坐办公室。没事打打荣耀。”情理之中的生活。

“有空的话,来义斩坐坐吧。”

“再说。”叶修笑笑,从地上捡起来那差一点烧着沙发的烟头。

“叶修!”孙哲平被叶修糊弄的态度惹怒了。“这么多年!你总得给我个答案!”

叶修不说话,看着香烟在指尖一点点燃尽。香烟到最后的火光往往最亮,赤色的一个环,向内吞噬。“老孙,你退役那几年,都怎么想的?”他突然开口道。

孙哲平愣住了。当时手伤退役后,除了乐乐,他再也没接触圈内任何人。那个让人热血沸腾发光发热的联赛,他连飞蛾扑火都做不到。所以就连狂傲如他,也只能看着、躲着,一边忍受伤痛,一边暗自羡慕。

“逃避。”孙哲平敢于正视自己的逃避,“但是你不会!你只会把神之领域搅得天翻地覆!”

“也是啊。”叶修乐了。

“叶修,我们交往吧。荣耀,你,我都可以负责。”孙哲平板正他的身体,呼吸洒在彼此的脸上,融合在一起弥散在空气中。

得了,好不容易绕出来,又回去了。

距离太近了,叶修好像在孙哲平眼里,看到了比楼冠宁邀请他时还要多的真诚,带着这个人的狂傲闪闪发亮。

孙哲平……喜欢他,跟喜欢荣耀一样,或者比荣耀更喜欢?忽然有些动容。

许久后,叶修拨开他的手,“你看见了吧,家里网速太慢了,账号卡也不够。不如等哥有空的时候……”他笑笑,“义斩给留个位置帮兴欣抢BOSS呗。”

孙哲平猛得抓住叶修的手,嘴上却还在骂着。“你就这点志向?配不配当职业选手!”

“哥可是有四个冠军戒指的人!”联盟第一脸T开始不要脸的嘚瑟。

孙哲平这次却没恼,“冠军戒指我不可能有了。结婚
戒指,要吗?”

“我可不缺戒指。试2个月,看你表现?”

♛↣↣↣↣↣↣↣

2个月后,B市国家队。

“你说这事多气人?”叶修一脸无奈地对苏沐橙说着。

“真的吗?”苏沐橙笑。

“真的啊。”叶修也笑。“手机借我。”

“老孙:

今晚不去义斩,准备出远门。

等我回来,拿新戒指当聘礼。”

对方回复极快。

“是嫁妆。”

切,嫁妆……就嫁妆吧。

——END——

删删改改,果然我最后还是舍不得虐老孙。

文笔飘忽得不能行,而且选择恐惧症晚期+手癌晚期+精神分裂[还好意思说出来吧喂]

这里炎炎,望你喜欢。

 
评论(35)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