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吴叶】翘家一天、

#迟到的生贺、群作业

#带着对老叶和雪峰大大深沉的爱、不BE

#不是傻白甜、仍求小仙女们赏个脸[趴]

----------

    

    这个夏天有点热。

    

    穿着中长袖灰色衬衫的男人再一次点开手机看那张图。

    

    很随意的有些背光的糟糕角度,但拍照的人手很稳,而且手机像素也很高,所以图片上每一寸纹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一只修长好看的手里捏着一张粉红色的机票。

    

    地点是C国B市到A国洛杉矶,预计到达时间为下午三时,头等舱A4。

    

    真是不一样了啊。吴雪峰看看腕表,两点半了。

    

    叶秋,哦,现在可以叫叶修了,他快来了。

    

    

    

    

    

    十几个小时前,吴雪峰突然从QQ上看到叶修发来的消息,着实吓了一跳。

    

    一张图,一句话。

    

    君莫笑00:57:46

    

    [图片]雪峰记得来接哥啊!

    

    照片里,机场光洁的白色瓷砖背景上,曾经少年稚嫩的手已然又长开了些,仅露出一小截修长的食指,骨节分明。

    

    吴雪峰突然没了睡意。

    

    

    

    

    

    “呦,雪峰!”

    

    随意的短袖和短裤,小的称不上箱子的行李箱,唯一出采的亮点是脸上昂贵的墨镜,不过这身搭配下着实是真真正正的亮点。

    

    他不像是出国出远门,像是在小区内遛狗,行李箱就是他家狗,不对,比遛狗强一点,小点会自己撒欢跑。

    

    真是一点没变,不过更成熟了啊。

    

    “小队长,好久不见。”吴雪峰笑着迎上去,从他手里接过了那个轻飘飘的行李箱。“路上累了吧?”

    

    “还好。”叶修摘掉墨镜,随意地揣在裤兜里,“雪峰你还是老样子。不过别叫小队长了……”叶修把手搭在吴雪峰的肩上,“老队长倒是可以。”

    

    吴雪峰失笑,“你要是算老,我岂不是更老。”他有些庆幸他们的交谈方式跟七年前一样。

    

    “是啊我们可都是老人家了。”

    

    “走吧,我请你喝下午茶?”

    

    “不用了。”叶修打了个哈欠。“我时差还没倒过来呢,让我去你家睡一会儿呗。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走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反正也只有我一人而已。

    

    吴雪峰提着箱子跟叶修并肩走出了机场。

    

    

    

    

    

    

    ___________记忆——

    

    “叶修。”

    

    吴雪峰最后果然在嘉世网吧后门的角落里找到了瘦了一圈的少年。

    

    后门顶上落下昏黄的灯光,却生生在这里打了个转,阴影一片。少年蹲在这里,低垂的脸快被这里的黑暗吞噬,只剩了一点点火光,还有呛鼻的烟味。

    

    吴雪峰看着满地的烟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叶修,回去吧,这么晚了,沐橙一个人该害怕了。”

    

    阴影里的人慢慢抬起头,带着一丝茫然无助看着他。“雪峰,我该怎么办?”

    

    吴雪峰的心狠狠地揪在一起,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叶修。

    

    第一次与苏沐秋和叶修正式会面就是在这里,当时嘉世网吧的后门并没有灯,每到夜晚总是漆黑得仿佛深渊沼泽。

    

    吴雪峰那天朋友突然有事需要他赶过去救场,吴雪峰心想图个方便不如抄小路走吧,自己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还怕那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况且也没那么运气差。

    

    谁知道他真的没什么好运气,或者说运气爆棚了。他碰到了敲诈勒索没错,不过不是他,是那两个孩子。

    

    那两个少年正跟四五个同龄人扭打在一起,虽然人数不占优势力量看样子也不如对方,却完全不退缩。

    

    看见有人来了,那群人便骂骂咧咧放着狠话走了。

    

    两个少年这才气喘吁吁地靠坐在一起笑,衣服后背破了大块,半截袖子都被扯下来,脸上也是带着黑青和血迹。

    

    “谢啦。”一个少年歪着头对他笑,昏暗中看起来那么耀眼。

    

    “非常感谢。”另一个也温柔有礼地说道。

    

    “我请你们吃饭吧。”吴雪峰脱口而出,都忘记了朋友的事。后来聊天中才发现是网游里认识的朋友,彼此越发熟稔。

    

    那个阳光自信带着痞气,在网游里四处捣乱胡搅蛮缠,每每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的少年,何曾有过现在这幅样子?

    

    “叶修你要坚强。”吴雪峰走过去圈住他。“沐橙还等着你照顾。放心,我会帮你的。”

    

    “当然。”叶修低低地说。“我只是……有点不想搬出那里。”

    

    陶轩给他们找了新住所,原本叶修和苏沐秋兄妹会一起搬过去的,他们行李一点都不多,半个月前都收拾好了,哪想又出那事。

    

    “沐橙一个女孩子,总不能一直待在那个地方,太不安全了……”吴雪峰顿了顿,“而且一起住在战队那边,我照顾你们也方便。”

    

    叶修狠狠地吸掉了最后一口烟,用力地点点头。

    

    苏沐橙担心叶修,所以还没有睡,简陋的出租房非常热,蚊子太多了,于是他们当晚搬了家。

    

    那时候也是,吴雪峰帮叶修拉着从自己这里借来的行李箱,里面多是小姑娘的一些衣服,还有一些重要的物品,叶修自己的衣服装在塑料袋里。

    

    他们一步一步走在马路上。

    

    “雪峰,记得以后别叫我叶修了。”叶修说道。“我是叶秋,你别忘了。”

    

    “好的,叶秋……”吴雪峰扭头看着比自己低了一头的少年,“小队长。”

    

    ——记忆___________

    

    

    

    

    

    

    在吴雪峰车上又睡了一会儿,到家的时候叶修反而说自己已经不困了,赖在吴雪峰家舒适的单人沙发上不动,直接做了窝。

    

    吴雪峰给他沏了一杯侍女伯爵茶。

    

    叶修一饮而尽,还意犹未尽地咂咂嘴。“雪峰手艺还是那么好哈。”

    

    “一杯茶罢了。”吴雪峰坐到他对面。“不是刚回家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其实是为了躲暴怒的老爷子,老太太允许我陪叶秋出差才出来的,我偷偷改了签证。”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手忙脚乱地摸行李。“忘了开手机了。”

    

    吴雪峰无奈地摇头笑笑,看着眼前人点头哈腰嬉皮笑脸地给母亲通电话,最后他长吁一口气。

    

    “好了?”

    

    “嗯。”叶修砸在沙发软趴趴的靠背上,“不过后天就得走。”

    

    后天。吴雪峰在心里默默算了笔账。

    

    “闲着没事儿,我们聊聊呗~”叶修看着他,眼角上挑。

    

    “好。洗耳恭听。”吴雪峰笑了,跟他并排坐在一起。

    

    叶修开始零零碎碎讲这几年的经历,不过大都是一晃而过,倒是讲了兴欣很多,说话时候带着嘲讽和他自己都未必察觉出的欣慰自豪,多话得像黄少天和魏琛的综合体,连香烟都捏在指间忘了抽上一口。

    

    吴雪峰静静地听着,偶尔带着微笑插上几句。

    

    叶修说得都渴了,下意识舔舔嘴唇。“雪峰你怎么不说说你呢?”

    

    “之前QQ里不是已经说了很多了吗。”吴雪峰笑着递给他一杯温水。

    

    叶修端起杯子猛灌了几口。“太粗略了。”

    

    叶修宣布退役回到B市后,就跟吴雪峰联系得频繁得多了,两人隔着十二个小时的时差也能聊很久。

    

    犹豫了一下,吴雪峰慢慢地说起来。

    

    他可说的能有什么,生活、工作、三年前结过一次婚不到一年就离了?都不过是一些平淡而无趣的话。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心情,就好像这个房间里的夏天,窗外是烈日炎炎和热热夏风,窗内空调吹出的风却很凉。

    

    叶修是真的认真在听,他很随意地卧在沙发上,神情也少了很多平日里的懒散。但是拜悠远的时空所赐,两人截然不同的生活让他很难做出很多反应……除了听到吴雪峰结果又离婚的那短短的几句话以后,眼里不知道闪动着怎样的情绪。

    

    吴雪峰不是会冷场的人,他很快转移了话题。“要试试这里的荣耀吗?跟国内玩法不太一样的。”他笑着说。

    

    “好啊!雪峰你有卡吗?”叶修顿时来了兴致。

    

    “有的。”吴雪峰带他去了二楼最边上的房间,这是个书房,有电脑的书房,光线很好。吴雪峰打开抽屉,五六张账号卡整齐地摆在那里,他几乎是看都没看就抽出来了两张。“散人?还是战法?”

    

    “战法吧。”叶修回答。尽管用散人已经很久了,但战斗法师才是他更熟悉的,何况没有千机伞的散人没什么太大的威胁力,打起来不爽。

    

    吴雪峰早就猜到了,把那张看起来旧一些的递给他,眼里都是笑。“都是英文,小队长,你看得懂吗?”

    

    “不是有你嘛。”叶修接过来,随意地坐下,开机,刷卡,登录。

    

    The.AutLef

    

    叶修回头看了吴雪峰一眼。

    

    “嗯?”吴雪峰心里有点点忐忑,但还是一副很平静带着暖和笑意的样子。只是几个字母而已,叶修看不出来的。

    

    “没什么。”叶修懒洋洋地扭回去。

    

    英文、中文,荣耀的界面却是没什么不同。凭着对荣耀的熟悉,叶修轻而易举地进了竞技场。

    

    2517次,胜率为91.3%。

    

    “不错啊雪峰!”叶修头也不回地说道。他把技能键稍微调动了一下,这么多年,等级上限开放,技能增加,他用战斗法师时的喜好也有了一些小变化。

    

    叶修点了1V1进去,战局很快开始,对方是个拳法家。

    

    叶修想看看国外打法,所以一开始相当手下留情。对方水准出人意料的相当不错,叶修越大越起劲。他自己那套“最土的打法”都用了出来,眼里亮着光,带着点红光的烟倾斜出一个熟悉的角度。

    

    吴雪峰有点出神。

    

    

    

    

    

    

    ___________记忆——

    

    叶修的手非常漂亮,细嫩修长,骨节分明,比苏沐秋的要白嫩上三分,比吴雪峰的要纤细上三分。要不是亲眼见过他的手法,估计没人会相信这不是一双弹钢琴的手,而是打网游的。

    

    他们并排坐在网吧里,叶修总在中间的位置,稍一偏头就能看得到少年因兴奋而微红的脸,还有那漆黑的眼睛里璀璨如星的光芒。

    

    吴雪峰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不讨厌这个打网游上瘾还离家出走的不良少年,正相反,好喜欢跟他待在一起,喜欢看着他把网游世界搅得风云涌动,喜欢递绿茶过去时少年带着笑意的眼睛。

    

    他们常在网吧里比赛20分钟内谁JJC获胜多。

    

    那一次叶修很倒霉的输了,而且时限到的时候还在耍赖。

    

    最后的对手是个很厉害的拳法家,ID是大漠孤烟,他们打了11分钟还没分出胜负。最后又拖了好久,一叶之秋的战矛还是插在了大漠孤烟的尸体上。叶修嘚嘚瑟瑟地对着对方说了几句很嘲讽的话,又发了个好友申请就下了。

    

    ——输的人要请吃饭的。不过最后还是体贴的吴雪峰掏钱罢了。

    

    吃饭的时候,苏沐秋一直嘲笑叶修蠢得不行,这里时机没抓到,那里出手早了,诸如此类。

    

    叶修则是不停地在反驳,这里角度不好做不到,那里难防后招太危险。

    

    两人都是少年心性,说着说着,都是脸红脖子粗,争论不休。

    

    苏沐橙小姑娘听不懂,捧着吴雪峰帮她点的橙汁嘶溜溜地喝着,看着哥哥们吵架反而觉得很开心,眉眼弯弯笑个不停。

    

    几分钟争执无果,还是谁也没说服谁。

    

    “雪峰,你说!”叶修扭头看向吴雪峰,少年脸颊带着红晕,黑色眼眸在夜色里晶亮亮的,像藏着星。

    

    吴雪峰笑了,将异样的情绪藏在他温柔的眼睛里,像夜露滴落在深邃的月亮湖一样,只泛起轻轻的波澜。

    

    “那种情况下,确实很难做到。”他还是选择了偏私。

    

    叶修得意地看了好友一眼,然后抓起桌子上的羊肉串塞给吴雪峰。“还是雪峰你好!”

    

    “雪峰你又向着他。”苏沐秋不满地给妹妹夹了一筷子菜。“等以后成立了战队,除了你我谁能天天这么惯着他?”

    

    叶修自知占了便宜,笑得神采飞扬,大大咧咧地搂住好友的肩,“反正有你们嘛?对吧!”最后一眼,他看向微笑的吴雪峰,目光灼灼。

    

    吴雪峰被这不加掩饰的一眼看得心神激荡,但他沉稳的性子让他没有立刻表现出来,而是极尽温柔的回视。“对的。我们一直都会在。”

    

    不明所以的苏沐橙左看看搂得亲密的哥哥们,右看看冒着粉红气息的吴雪峰,最后不甘寂寞地说:“沐橙也要!”

    

    妹控的苏沐秋立马挣开了好友的胳膊上去拍了拍妹妹的脑袋,“好好好,沐橙也一起。”扭回来的时候看见另外两人还在对视,想到了什么,露出坏坏的笑。

    

    吴雪峰恰好用余光看到了这个笑容,不自然地轻咳两声。“不过沐秋说的也确实是个问题。”

    

    “每一次都是,上一秒还嘻笑打闹的三人在提到有关荣耀的正事,立马都平静严肃起来了。”很久很久以后,苏沐橙这么回忆哥哥们年少轻狂的日子。

    

    “其实我也未必能做得更好。”苏沐秋在拧着眉。

    

    气氛突然沉寂下来。少年们和青年都在思索,怎样才能做的更好,怎样以后拿到冠军。

    

    许久后,还是叶修先开了口。

    

    “怕什么,荣耀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少年挑起嘴角,露出雪白的牙齿。

    

    “打架嘛,一个人不行我们三个一起上啊,总能弥补的。”

    

    他这话,让另外两人顿时振奋起来。

    

    苏沐秋一捶砸到了他的肩上。“行啊你叶修,说得太棒了。”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吴雪峰低声重复了这句话,抬头看到叶修正看着自己。

    

    “不过有时候,总会有人在说正事的时候秀恩爱。”很久很久以后的苏沐橙补充道。“现在想想眼都快瞎了。”

    

    荣耀第一赛季开场,嘉世战队的战绩一路令人疯狂。他们的队长、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身边,总有一个把自己光芒掩盖而全力配合队长的气功师,叫气冲云水。

    

    有些地方令人惋惜。

    

    有些地方却令人艳羡不已。

    

    ——记忆___________

    

    

    

    

    

    

    对方打得确实不错,有些技巧虽然不是样样出色,却是叶修也没见过的。他们打了一局又一局,不过叶修一直没输。直到叶修的肚子忍不住开始咕噜噜地抗议,他们还是没停下来。

    

    吴雪峰摇头笑笑,下楼去准备些吃的。

    

    荣耀。

    

    叶修又一次赢了,他活动活动手腕。眼睛一瞥,这才看到聊天框那里对方说的话。

    

    [ AutLef , not only once a day ? Why break your rule today ?  ]

    

    这是大概第二局以后对方说的。叶修眼神一凝,搭在鼠标上的手不自觉收缩了一下。

    

    [ That is the past . ]

    

    他敲出去一行简单的英文。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 Not anymore . ]

    

    The.AutLef下线了。

    

    叶修对着已经黑屏的电脑发愣。

    

    原来这七年多的时间里,吴雪峰拿着名字看起来像英文版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每天在JJC里跟人来场PK,自上飞机离开那日起,从未间断。他是用次数来计算日子,还是在装作自己依然在他身边?

    

    可当初,明明,是他先放弃了才选择离开的……

    

    

    

    

    

    

    ___________记忆——

    

    三年,嘉世建立了最初的王朝。

    

    庆功宴上,陶轩头一次没有帮着吴雪峰阻拦队员们的灌酒,双手寡不敌众的吴雪峰大大眼看着不胜酒力偏偏又豪情满怀的小队长三杯下肚,便歪着嘴角倒在了餐桌上。

    

    自然是引起众人开心放肆但是毫无恶意的嘲笑,笑声歌颂了嘉世三年的磨练和今朝的辉煌。

    

    吴雪峰也忍不住笑了,只是那好看的弧线里分明多了一些无奈和不舍。

    

    他站起来,拿出副队长的威严,一本正经地声讨他们这种欺负队长年幼的行为。在又一阵哄堂大笑中,他宣布要提前把队长带回去,还命令这群人好吃好喝等着队长回去收拾你们。

    

    队员们不肯这样轻易放过正副队长,可是陶老板也帮着放话了,只能悻悻作罢。

    

    陶轩把他们送到餐馆外面。

    

    “真的不考虑再留几年?”陶轩皱着眉问道,“你还没告诉叶秋吗?”

    

    “不了。家里催得急。”吴雪峰说话很轻,怕吵醒肩上酒酣的人。“反正不能改变的事……早说晚说都一样。”

    

    陶轩似是叹了口气,只留下一句祝福就转身离去。

    

    H市夏日的夜风潮湿得难受,吴雪峰小心翼翼地把人放在后座,在额间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刚起身就对上了一双深邃晶亮的黑眸。

    

    “你……你没醉啊?”吴雪峰头一回在他面前结巴了。

    

    “醉了。”叶修撑起精神盯着他。

    

    “老奸巨猾”的他怎么可能猜不到包藏祸心的队员们能干出点什么事,刚刚他换掉了自己杯子里的酒,一半水一半酒,带着酒味却看不出来。不过几乎是沾酒就倒的他还是晕晕乎乎的。

    

    了解他甚至超过自己的吴雪峰立马猜到了,露出一个苦笑。“你听见了?”

    

    “我希望我是听错了。”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副队。

    

    是的,副队。

    

    他们从未在一起过,于是他们除了是亲密的朋友外,只有正副队长的关系。

    

    “小队长……叶秋。”吴雪峰深吸一口气,“我要退役了。”

    

    “哦。”

    

    “去国外。”

    

    “哦。”

    

    “……是家人的意思。”

    

    “哦。”

    

    “叶修你能不能别这样。”他叫了他叶修,这个藏了三年的名字。

    

    “不然呢?”叶修换上了极其嘲讽恶劣的语气,“命令你留下?你现在才告诉我,不就是不想我拦你吗?”

    

    “……抱歉。”

    

    叶修突然吻了上去。

    

    两个都没有任何接吻经验的男人在狭窄的车后座上十指相扣,唇舌磕碰间血腥味和酒气掺在一起,缠绵不休。小小的空间充斥着暧昧的水啧声。

    

    当两个人都因氧气不足仓皇分开的时候,叶修抹掉了嘴上两人的唾液和血液混杂的粘稠物,有点想哭。

    

    他们的第一吻,由叶修的急切、吴雪峰的歉疚组成,味道是黑巧克力的苦涩。

    

    “对不起。”吴雪峰已经泛起泪花。

    

    “……必须走是吗?”叶修没有哭。

    

    “……是。”

    

    “那就走吧。”嘉世年轻的队长突然换成了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刚刚那个让他气喘吁吁的吻不存在一样。“又不是没了你不可以。”

    

    明明知道对方在逞强,吴雪峰还是忍不住心痛。他强颜欢笑,像平常那样揉了揉对方的头,“小队长那么厉害,没了我,嘉世也一样会是冠军。”

    

    “当然!”叶修回复得极快,下一句却很小声。“嘉世一定是冠军。”

    

    可是以后嘉世的冠军,却不是你我的。

    

    “下一次我要是不是冠军队长,就绝对不会再跟你联系。”

    

    “好。”

    

    匆忙的约定,两人都当了真。

    

    吴雪峰离开那天,叶修没有去机场,而是在苏沐秋面前,坐了一整天。

    

    ——记忆___________

    

    

    

    

    

    

    

    叶修有时候会嘲笑自己是个“预言家”,当年在酒精和悲伤下冲动的少年,不想那句话成了魔咒。

    

    第四赛季,冠军霸图。

    

    第五赛季,冠军微草。

    

    第六赛季,冠军蓝雨。

    

    第七赛季,冠军微草。

    

    第八赛季,冠军轮回。

    

    第九赛季,冠军轮回。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换了个身份,离开了没有吴雪峰的嘉世,他又拿了冠军。

    

    叶修数着七年,曾经说要一直一起的四个人,一个死了,一个出国,倒是当年不懂事的小姑娘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现在他又拿冠军了,也真的退役了。

    

    吴雪峰来叫叶修吃饭的时候看见对方正在发呆,也是一愣,有些担忧地走过去,问:“水土不服?”

    

    “哥还什么都没吃呢,怎么不‘服’?”叶修回过神习惯性开嘲讽。“倒是雪峰你,‘服’吗?”

    

    “‘服’啊,怎么不‘服’!”吴雪峰搭腔,“不过我更服你,这么胆大妄为,翘家一次还敢再溜出来。”

    

    “还有更胆大的呢!”叶修嗤笑道。“重新开始?”

    

    “什么?”

    

    “我说重新开始。”叶修站起来,平视自己念念不忘的男人,岁月让他多了细小的皱纹,却跟爱自己的模样无二。“男未婚男未嫁,处个对象都不行么?”

    

    “叶修你,认真的?”吴雪峰吃惊地瞪大眼睛,心跳骤然停止。

    

    “……不然呢?”叶修翻了个白眼,上前一步帮吴雪峰解开围裙。“我大老远跑过来我容易么。”

    

    这个姿势太近乎于拥抱,而吴雪峰对拥抱也渴望了太久。

    

    坚实的胸膛贴上叶修的,修长的双臂环住有些瘦弱的身躯。吴雪峰心里只有满足。

    

    “你原谅我当初匆匆离开?”

    

    “不原谅。”叶修把头放在他肩上。“补偿吗?”

    

    “当然!”

    

    拥抱变得更深层,叶修揪住吴雪峰的衬衫,仿佛怕对方食言。

    

    刚要再说什么,他的手机响了。

    

    拥抱松开,手机那段先是传来一通劈头盖脸的臭骂,然后声音渐缓,吴雪峰看着恋人的脸色各种变幻,从尴尬到惊讶,最终成了欣慰。

    

    “我知道了。一定会的!”叶修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吴雪峰忍不住问道。

    

    “荣耀世界邀请赛。世界电子竞技协会发起的。电竞总局给老爷子打电话,让哥去当领队。”

    

    “电竞总局?”吴雪峰惊讶了一下,眼里生出和叶修一样的欣慰自豪。“荣耀已经这么厉害了啊……”

    

    “是啊,已经得到了这样的认可。”叶修感慨道。“不过这次我可能要说抱歉了。”

    

    天道轮回啊,这次轮到自己了。吴雪峰无奈地笑笑。“什么时候走?”

    

    “明天下午吧。回去还要准备准备资料,给那群大大们开个小会。”

    

    “允许探班吗?”吴雪峰看着抱着胳膊歪头笑的恋人。

    

    “你说呢?”

    

    ♚♚♚♚♚♚♚♤♧♡♢☞

    

    

    

    

    

    会议室里除了他的讲话声,和投影录相上荣耀的打斗声,全是死一般的沉寂,足足保持了有五分钟。终于……“我靠,你谁,你干嘛来了?”张佳乐第一个跳起来。“不是说好的退役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是啊,这么快又复出了?没完没了啊!”肖时钦说。“还能不能靠点谱?”黄少天说。

    

    连一向沉默的周泽楷,都忍不住补充了两个字:“就是。”

    

    吵吵闹闹的联盟大神们,没有注意到模糊的屏幕投影上,右下角小得不起眼的署名——叶修、吴雪峰。

    

    都闭嘴!”叶修阴沉着脸,没再等余下的人开嚷就全打断。

    

    “以为我愿意来吗?都是被逼的。”叶修说。

    

    原本刚要开始的幸福生活被延后,叶修十分不爽。

    

    ……

    

    半个月后在瑞士的苏黎世,叶领队就有家属要来探班啦。

    

    

    ——END——

    

    本章7349字、请夸我粗长♂

    三党忙哭,昨晚趁着考试偷偷写了3000字,傍晚到家偷偷摸摸快要结尾的时候被爸爸发现在玩爪机,然后可怜地受到了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

    吴雪峰大大对不起对不起还是没赶上你的生日、但请相信我是爱你的[神情告白]

    此处炎炎、小透明、并不会写傻白甜、

    仍旧希望你能喜欢。

评论(21)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