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孽族[Ⅰ.王叶①]

#架空、全体非人类且属不同种族

#老叶是一只翘家的精灵王子、

#背景身份年龄解释权授予架空

#以及这是一个人人疼爱叶不羞的故事、纯私心

#云秀沐橙百年好合




Ψ  Ⅰ.微草篇/王叶①





“小高,你们微草的山谷入口非要每个月‘装修‘一次吗……”


叶修颇为无语地扭头问道。



巫妖族的中心微草位于一个茂密辽阔的山谷中,这里阳光水分都跟充足,放眼望去只有成片浓重的绿色——绿色的花草、绿色的藤蔓、绿色的古树。



微草山谷口的主调是灰绿色,两侧有两根爬满了南蛇藤的大理石柱,深深浅浅的灰棕色间隐约可见奇特而神秘的纹路,像一种摄人心魂的咒语。谷口只有一条路,泥泞的土地上匍匐了各种叫不出名字的翠绿藤蔓,别处都被夹杂了古怪植物的荆棘丛堵住。



上次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尽管只是细微的差别。



“前辈好眼力!”



高英杰刚刚放走了两只狮鹫——“迎战日”以后,这种能够暴力驱使个几分钟的凶猛动物是各地往来的主要方式。



“前辈上一次来微草是几个月前了吧?从这里看变化很小呢,前辈居然还记得。”



“呵呵、哥是谁~大眼呢?”


叶修四处张望。


“没来接我?不科学。”



“队长……可能在忙吧?”


高英杰也很奇怪,然而他看了一圈确实没有发现队长的身影。


“那叶修前辈,今天就由我来领你进去好了。”



叶修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接过高英杰手里拿着的灰色布条,系在头上遮住了漂亮的眼睛。



“你们巫妖族非得整这么多神神叨叨的一套吗?”



为了维护巫妖族的安全,通向巫妖族中心的路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变更几次,这个不成文的习惯到“迎战日”以后更是成为了必须遵守的族规。



那个场面叶修有幸见过一次。



或者张牙舞爪或者温顺可爱,这些灵识半开的魔植在巫妖族长的命令下随意地挪动着脚步,它们的变幻看似杂乱无章却又井然有序,场面震撼像是一场神力指引下的万兽奔腾。



而这奇迹般的场面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平静下来,之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充满杀机的死路确实变了,那条唯一的路也变了。



巫妖族人自有一套不为人知的寻路方法,不用担心误闯死地丢掉性命。可外人就不同了,没有巫妖族人的带领,他们几乎寸步难行。



“这也是为了保护大家啊、叶修前辈先忍一下吧。”


只比叶修的肩膀高出一些的少年紧紧地拉住年长者的手。



高英杰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突然丧失视觉的人常常会步履虚浮、恐慌焦躁,这是一种严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尤其是还踏足于陌生的土地,前方的路途未知且危险。而好巧不巧的,微草的守护魔植里有一种有制幻效果的花,更是会成倍放大内心的负面情绪。



手拉手前进,不只是方便引路,更是给对方一个依靠。



“前辈,走吧。”


巫妖族少年对着毫不在意的男人说。



“嗯。”



前辈果然是前辈呢,一点都不怕。


高英杰一边在心里赞叹,一边小心翼翼地牵着男人往深处走。



迷宫一样的屏障在不远处正式张开了怀抱,古树的枝桠和根茎强行划分出七八条看不清远处的路,触手一般分开、延伸。



那里,一个灰绿色袍子的男人安静地望过来,他如树木一样挺直,又如花草一样的温柔,仿佛已经融进了这片天地。



“前辈!……”


高英杰看到王杰希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嗯?什么?”


叶修顺着声源看向高英杰。



“没,没什么。”


高英杰摇摇头,朝王杰希会意地咧开嘴笑。


“叶修前辈可以在这里等我一下吗?”



“哎,小高!”


叶修没有抓到少年急匆匆送开的手。


“这孩子,真是……”



王杰希放轻了脚步靠近,深情的目光在泰然自若的精灵男人脸上游移来游移去,仿佛要捕捉他扬起的那抹笑意。



修长的手伸出去,在即将碰触到对方的时候,白皙手腕反转,先一步抓住了他。



不同于刚刚孩子与大人拉手的方式,这是属于恋人间的十指相扣,严丝合缝,挣脱不开。当然,也不会想着要挣脱。



“大眼。”


叶修凑近他,鼻尖在他脖颈间轻轻嗅了嗅。


“搞神秘?玩浪漫?”



王杰希顺势揽住叶修,在白皙的脸上印下一吻。


“不,玩温馨。”



“呵呵。”


叶修低低地笑。


“微草孩子少年老成都是你传染的。”



王杰希笑,不做任何评价。



拥抱松开,但交织的手还是扣在一起,像是舀起了一勺蜜糖,扯起断不开的糖丝。



“干嘛不去谷口接我,非在这里等着,嗯?”



叶修基本上与王杰希并肩而行,完全看不出蒙着布条的样子。



“嗯?大眼?”



久久得不到回答,叶修有些疑惑地捏了捏王杰希的手指,换来了对方越发加重的力道。



“大概是……因为想?”


王杰希扭头轻笑,声音好似春风和煦中擦过指尖的软嫩细草,轻柔而温暖。



叶修愣了一下,随后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还以为……还以为“魔术师”当年那随性的一面已经消失不见了呢,原来是藏起来了啊。



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如我们期望那般阳光美好,你我都不得已背上了沉重的担子,而所幸,生命中重要的东西都没有变。



真好。



“叶修,快到了。”



“嗯,我知道。”


叶修一把扯下灰色布条随手塞到怀里。


“大眼,你非要每次都让我带上这东西吗?你明明知道我‘看’得到。”



虽然外形上除了耳朵基本已经看不出精灵该有的样子了,可叶修确实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精灵。与植物沟通交流可是精灵生来具有的能力。事实上,一路走来,已经有不少植物争先恐后地给眼前这个拥有精灵王族血脉的男人打招呼了。



“这不是为了帮你掩盖身份吗。”


巫妖族长宠溺地笑笑。



王杰希的发色眸色是内敛的灰绿色,不是那种黯淡的寂静,而是一种将温柔刻进骨子里的漂亮颜色。尤其是那双有“日月静潭”之称的奇异眸子,像两汪倒映了翠柳绿杨的清澈潭水,干净、温柔而深邃。



而这双象征了巫妖族首领身份的漂亮眸子,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再说,当年,你不是也这么牵过我吗?”






“叶修,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太反常了?”


年轻的巫妖族少主盛了一碗美味的蘑菇汤,递给缩在灌木丛里懒得动弹的精灵。



“还好吧。”


精灵少年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掩饰过金色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担忧。



他们的旅行已经停滞在这里三天了。这几天,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不适症状。比如说,为了配合大家旅行本来已经调整好正常作息的苏氏兄妹,突然在阳光中虚弱得几乎无法保持清醒。本来完全克制得住魔族暴虐嗜血本性的韩文清,已经在两天之内跟霸王花孙哲平打了数十场,弄得两人都是伤痕累累。还有蛇性大发的楚云秀,这几天她根本就是缠在苏沐橙身上度过的,幸好她喜欢的是女人……以及,王杰希自己——偶尔会突然看不见东西,不对,是看见一团黑紫色的奇怪雾气,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从里面出来了,嚣张得令人心悸。



“是我想多了吗……”


王杰希不确定地看着他们乱成一团的营地——刚起床不

久的苏氏兄妹和楚云秀正在欣赏韩文清、孙哲平的又一次“切磋”,一旁的张佳乐劝架无效反而弄得自己灰头土脸。


“叶修,我还是觉得……”



王杰希的话没能说完。眼前突然炸开一朵黑紫色的蘑菇云,少年修长的身体一晃,便径直倒了下去。



“大眼!”



叶修的惊呼声吸引了众人,大家都丢下了正在做的事情围过来。



“没事、”


面色疲惫的巫妖族少年定了定神,努力睁大了眼睛,可惜仍是不变的黑暗。


“我好像……看不见了。”






※※※※※※TBC.


一直不太会写甜、这次试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甜到你呢?

平安夜晚上给大家送肉、我努力下



评论(1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