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孽族[Ⅱ.韩叶①]

#架空、全体非人类且属不同种族

#老叶是一只翘家的精灵王子、

#背景身份年龄解释权授予架空

#以及这是一个人人疼爱叶不羞的故事、纯私心

#云秀沐橙百年好合




Ψ  Ⅱ.霸图篇/韩叶①




“呼,真累。”


精灵男人伸了个懒腰抱怨。



他刚刚结束了一场战斗,黑发微乱。坑洼的土地上漂浮着残阳泣血的余晖,到处是碎石木屑,几道难平的浅壑,伤痕累累。



最近孽族果然是越发不安分了,居然敢跑到距离巫妖族领地和魔族领地这么近的地方。算了,就当是帮他们一把。或者,收个费之类?


叶修有些跑神地想着。



他在等,等千机伞上滴落的污浊血迹与地上的尸体一起蒸发消散。



这些堕落的生物在死后,连灰都不会剩下。



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曾经是谁,在被污染成孽族的那一刻起,灰色的鳞甲完完全全覆盖了身体。生前身后,身份与灵魂永久消失,再也不见。



很可怜,也很可悲。



消亡的过程其实很短暂,最后的最后,精灵感应到了欢欣鼓舞的解脱。他又扭头看了一眼,眸色幽深,面无表情,迎着阳光慢慢闭上眼,衣袍被攥出了大片褶皱,指节因太过用力愈发苍白。



一定要把罪恶之源找出来。



一定。




过着类似隐居生活的巫妖族与张狂霸道的魔族是近邻,两族领地的交界处,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脉。九曲山路十八弯,长路漫漫而崎岖,景色宜人却难免有些乏味。



叶修运气不错,从微草山谷出来后不久就碰上了一只贪嘴的狮鹫,没费什么力气就收服了它,节省了大半多脚程。可是到了这里,狮鹫说什么也不肯继续飞行了——生物的本能让它畏惧前方露骨的森森煞气。



叶修无奈,在心里狠狠地骂了魔族那帮血腥暴力粗鲁蛮横的人尤其是那个经常家庭暴力的族长之后,还是在半山腰找了个落地点,放走了那只倒霉的狮鹫。



他一向很懒,略微辨别了下方向就钻进了一边的林子里,叶子摩擦的沙沙声搅得周围小动物一片骚动。



不多一会儿,叶修就拐到了一条狭窄坑洼的山道上。是拳皇和曾经的斗神“无聊”时候用纯粹的暴力人为开辟的,为了迎合某人的胃口,这条小道完全是简单粗暴但是省时省力的直线距离,不过有时候陡峭得连藏羚羊都跳不过去。



天端红云笼去了残阳最后的微光,本就林森阴翳的小山道更添几分黯淡。刚经历过战斗的精灵男人觉得有点累,停下脚步随便选了一棵粗壮茂密的大树,放松地靠了上去。



他叼着烟卷抱着千机伞,百无聊赖地眯着眼睛胡思乱想,赤瞳里漾起不起眼的柔和涟漪。



出来两三天了也不知道兴欣怎么样了,那帮熊孩子没闹出什么乱子吧?沐橙也真是的,居然也不跟我联系。一帆的成长过渡期不知道还顺利不……


叶修忽地叹口气,从衣服里摸出碧蓝的海珀,犹豫要不要干脆主动联系一下老板娘?


这会儿她们应该起床有一会儿了吧?女孩子的起床气可是很大的,惹不起惹不起。



苏沐橙和陈果可是打着给叶修放个短假的小算盘,把人按出公差的名义撵出去的,自然是不想让叶修操心太多。



唇角忽然感到一丝灼痛,原来是烟草卷快要燃尽。叶修惋惜地吸掉最后一口,随手把无法兴风作浪的残余物扔到地上。



精灵把玩着手里的海珀,若有所思地盯着那一缕在光润的幽蓝珠子里流转不停的轻柔银絮,仿佛还在犹豫。



前方弯角传来齐整的脚步声,大概四五个人的样子。



精灵眉头一挑,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原本惬意的笑容一寸一寸僵硬了。他快速扫了一眼已经火光熄灭的烟头,扯下嘴角,两三下就蹿到了树冠上。



当被惊动的绿叶颤颤巍巍飘落在地,人影陆续出现在叶修的视界里。



赶紧走赶紧走。


精灵让自己完完全全隐藏在绿色里,轻飘飘的身体连枝桠都没撼动。


幸好穿得是微草的衣服,可惜还是有点宽。



“等等。”


黑色红纹作战服的男人皱皱眉,挥手拦住了后面的三人。


“这里好像有古怪。”



树上的精灵暗道不好,小心翼翼地把呼吸又放轻了几分。



空气里若有若无的烟味没有逃过他的鼻子,张新杰四处一扫,就发现了那个与自然极其突兀的东西,拾起来还残留有微热温度。



“叶修。”


张新杰在树下一字一句地说。


“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


无人相对,只有林叶翻卷的摩挲声。静寂。



“二族长,叶修前辈……在这里?”


宋英奇从来不会质疑张新杰的判断,顶着两个红色小角的小少年警戒地打量四周,连高高的树也没有放过,然而他什么也没看到。



“还不出来吗?”


张新杰慢慢推下眼镜,紫红色的眼睛幽光连动,掺杂着一点笑意。


“小宋,过来把这棵树砍了。”



听话的宋英奇也没多问,应了一声后径直走到树前,亮起拳头就要招呼下去。



“我说,你们魔族能不能不要都这么暴力?”


叶修无奈地跳下来,吓得宋英奇差点一拳砸上去。


“脏心杰大大,你家娃儿这算谋杀吗?”



“完全是正当防卫。”


面不改色地把受惊不轻的少年拨到身后,魔族青年平淡地与面前人四目相对。


“或者,为民除害。”


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未果。”



叶修嘴角有点抽,暗暗思索自己的人品至不至于糟糕到“害”的地步。



“叶修你……”



“咳咳。好久不见啊张新杰!族长大人这是要带人去哪儿啊?您老真是日理万机俗事缠身啊。这么操劳需要多注意身体啊~呀耽误您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您忙您忙我就不妨碍您了哈。”



叶修匆忙打断他,换上极其狗腿的笑容,赤红的眸子努力表达出情真意切的讨好,就差九十度弯腰鞠躬了。



血族什么时候这么掉节操了?高贵冷艳都让这个人吃了吗?


张新杰后面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嗯,确实是有要事。”


张新杰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那您走好!”


叶修点头哈腰,悄悄地、一步一步地挪着,时刻准备开溜。



魔族青年静静地看着他,一动不动,甚至嘴角微微扬起。



主动赶到魔族地盘现在却又莫名满心想逃的叶修却没注意到对方胸有成竹的样子,左蹭右蹭摸到了那几个魔族小年轻的后面,还拍拍他们的肩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未来是你们的加油好好干不要辜负你们族长对你们的期望。



这话从死敌嘴里说出来有点奇怪,几个后辈忍不住打哆嗦。



叶修直觉绝对不能让张新杰就这么把他抓回去,否则一会儿见了老韩绝对是要屁股开花的。



先逃掉,在霸图城附近藏个一天半天的,养精蓄锐。之后……再说吧。



男人瞅准时机,反手把千机伞背在身后,轻盈地踩着山岩跳了下去。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卧槽!”


声音戛然而止。



他跳进了魔族战士的重重包围里,而且,魔族最强悍的男人在中间盯着他,刀子般凌厉的眼神。



“呦,老韩。”


叶修强装镇定。



韩文清重重地哼了一声,怒气一忍再忍还是没忍住,一拳击碎了旁边的岩石。



“不知道血族大贵族有空来霸图城做客吗?”


张新杰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可是我真的没空……”


叶修仰头,无辜地眨眨眼,露出了脖颈上一块暧昧的吻痕。



“没空?”


韩文清拧着眉头步步逼近,气势汹汹。



“老韩你想干嘛?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告诉你我们血族都是高贵优雅的!”



他不提血族还好,一提血族,韩文清怒火更甚,双眼几乎喷发出实质性的火焰,浓郁的紫红色。



噫,忘记这位爷是极其抵触血族的了。



“叶修,跟我去霸图城。”



死鸭子嘴硬的人决定为了面子小小的反抗一下。


“不去。”



“不去?”


韩文清危险地冷笑一声:


“你是想让血族彻底永眠吗?”



“别那么残暴啊老韩,以和为贵。最重要的是,大难当前一致对外。”



魔族族长不屑地嗤笑一声,掐住了精灵白皙尖俏的下巴。


“叶修,你,真不去?”



韩文清手劲不小,根本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意思,叶修疼得脸都扭曲了。



“痛……”


精灵发出含糊不清的抱怨。



韩文清重重地哼了一声,这才慢慢放开了他。



叶修使劲揉了揉僵硬的脸,万分不爽,说话都没好气。


“老韩你这是威胁!是强迫!绑架!”



“废话一堆!”


韩文清忍无可忍,直接把人扛起来带走。



“卧槽老韩你!”


叶修猛然头朝下,大脑充血,晕晕乎乎地嚎了一嗓子:


“救命啊!”



魔族族长脚步一顿,毫不留情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


“出息。”

※※※※※※TBC.

昨天刚刚考完期末,明天再上半天课就可以放假啦。

.之前一直没有更新抱歉抱歉<(_ _)>寒假七天作业挺多不过我会尽量试着多更新一点——爸妈打不死我的情况下。

lof5.0点推荐变得麻烦了好多,愈发感觉戳热度的姑娘们都是小天使(⑉°з°)-♡感谢感谢。

之前居然把题目打错字了我蠢我错了。谢谢姑娘提醒。(〃ノωノ)

评论(1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