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孽族[Ⅱ.韩叶④]

#架空、全体非人类且属不同种族

#老叶是一只翘家的精灵王子、

#背景身份年龄解释权授予架空

#以及这是一个人人疼爱叶不羞的故事、纯私心

#云秀沐橙百年好合




Ψ  Ⅱ.霸图篇/韩叶④




“老韩,你真不是在耍我吧?”


叶修嘴角抽搐地站在所谓魔族群山的最高点。这块山巅巨石虽然不宽但却很稳,早就习惯了在巨大繁茂的精灵古树上蹦跶的精灵四处眺望着,完全没有压力。只是他仔仔细细看了半天,也找不出来那所谓的裂谷禁地在哪里。


“其实你就是打算带我爬个山赏个日落群山的美景?”



确实挺美。婀娜多姿的晚霞云朵拥抱了绵延的山峦起伏,黄昏的薄色泛着橘红色的温暖明媚,余晖映照在精灵血色淡薄的面容上,有些模糊有些清晰。



不过显然这些男人们完全没有浪漫的情调旖旎的心境。



“无聊。”


韩文清嗤之以鼻。



“前辈还是先下来吧,太阳马上就要完全沉入山脉了,我们该进去了。”


张新杰扶了下眼镜出声提醒。



“进去?进哪?”


叶修轻盈地跳下来,千机伞随手扎在地上懒懒地撑着身子。



“脚下。”


张新杰眼里骤然精光一闪,罕见地嘴角牵起一抹弧度,魔族邪异的魅力顿时彰显无疑。



叶修不由得也愣了一下,脸上露出相当惊讶的神情。


“你是说,裂谷在这山腹里?”



“走了。”


韩文清一把拽过叶修的手。


“新杰把入口打开吧。”



魔族青年点点头,从脖颈上取下小巧精致的十字架吊坠,迎着今日最后一缕阳光施法。紫金色光线逆着阳光击打在巨石某一凹陷处,像卵石入水一般开始变化,虚幻的枷锁沿着石头崎岖的纹路缓缓缠绕。张新杰轻描淡写地扬手,那块巨石竟斜斜地倒向一边,露出黑漆漆的洞口。



“其实霸图是掘进工起家吧,或者……包工头?回头也帮我们兴欣修几个地窖呗。”



“废话一堆,跳吧。”



叶修悠悠地凑过去,顺手捡起一块小石头扔下去,半天也听不见什么动静。


“这么深,怎么跳。”



“前辈不用担心,这只是个通道而已,裂谷的入口会吸收来自外界的声音和光线,看不到任何东西听不到任何动静,所以前辈觉得深。”


张新杰这时已经收起了十字架,笔直地站在一旁。



这时,耐心耗尽的韩文清已经牵起叶修的手,拉着他一起跳了下去。



这地洞是笔直向下的,真的如张新杰所说看不到任何东西听不到任何动静,肉体在这里仿佛已被碾压成尘,所有的一切化为灰烬,只留下灵魂被拉扯着不断下坠。又过了片刻,叶修的时间感混乱了,他仿佛是刚刚被老韩拽下,又仿佛已经在这里寂寞地坠落了千年之久,分不清自己分不清环境,几乎要彻底迷失在了这个沉重压抑的黑暗世界。



毁灭吧,一切罪孽都必……归于……



叶修皱眉,捂住耳朵想要阻绝这穿透灵魂的声音。难听死了,比黄少天还魔音灌耳。



倏地,他被拉扯进了一个温暖安全的怀抱,一双紧拥着他的、有力的手臂顷刻消除了他的隐隐不安。



依稀感觉到有人在他耳畔倾吐热气,似乎说了什么,但他什么都听不见,只能凝神屏气想要捕捉未消散的声音。 



“老韩。”


叶修知道对方听不见声音看不见嘴型,这样念叨也不存在什么意义,只是想了便做了,简单明白干脆利落。



“嗯?”



原来他们已经不知不觉踩到了坚实的土地,视野被打开,声音得以传播,幽紫的岩土仿佛沁了血、印了魂。



“没,没什么。”


叶修摇摇头,又痞痞地笑了。


“你刚刚说什么?”



韩文清却是没理他,拽了他一把避过了稳稳落地的张新杰。



“这山,好像是从中间裂开了?”


叶修不再多说,四下打量起这个地方。


“这里的气息过于压抑了,我不太喜欢。”



“这里离中心其实还远,前辈第一次来,应该是不太适应这里的低氧环境。”



叶修点点头。确实,精灵是天生亲近自然的种族,处于这样一个不见生机又低氧的环境中感到不适是正常的。但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种神情紧绷的诡异感?



三人沿着倾斜的岩土一路走下去,期间没有人说话,叶修被这两人一前一后夹在中间,徒然生出一种自己是祭品羔羊的错觉,他哭笑不得地抹了一把脸,暗自掂量了一下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杀出一条血路的可能性是多大,无奈发现这两人联手自己绝对没把握跑出去——何况,他也不认路。



“我说,你俩不会是想把哥卖了吧?虽然我知道自己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精灵,不过现在我的血统也不纯了,你们卖不了多少钱的。”


叶修当然是在开玩笑,他了解这两人,也足够信任,知道什么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



“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韩文清突然回过头来,原本紫红色的眼瞳竟浮出一点金色,不过那金色跟叶修的璀璨明媚天差地别,虚幻幽暗并且死气沉沉,仿佛只是个来自遥远时空的投影。



“老韩,你的眼睛……”


叶修讶然,匆忙回头一瞥发现魔族青年眼睛也成了相似的颜色。


“拜托谁能给哥解释一下。”



“你不怀疑吗?”


韩文清语调冷硬就像是在逼问。



“有什么可怀疑的。”


精灵轻笑,倒是颇具威胁性地把千机伞尖锐的伞尖戳上了面前人的颈动脉。


“老韩,你眉头一动,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还是说你觉得,能有人在我面前,装成你?”



这个答案似乎令魔族族长感到满意,眯起眼睛扯出嘴角罕见的弧度。



“坦白从宽,带我到这儿到底是想干嘛?封印呢?”



韩文清果真坦言。


“问新杰,我也看不到。”



叶修觉得自己今天吃惊的次数真的足够多了,已经麻木了。



刚刚努力计算脚步降低自己存在感的青年这时候也干脆利落地站了过来,朝韩文清点点头,依然是拿出了那把一直以来被大家单纯当作他的武器的逆光的十字架,双手结印让它变成寻常法杖般大小,再用一点血液作为媒介,插进虚空中像是钥匙完美嵌合在锁眼中,让裂谷的封印瞬间活了起来。



仿佛打开了通向阴冷地狱的门,厚实的衣物再不能阻挡寒冷侵蚀。萤火幽幽,四条赤金色枷锁如成年男子的手腕粗细,深深地扎进地底。由内而外枯黄绝望的岩土,还在不断龟裂,砺石爪牙般露出来。腥红的冷风游荡在鸿沟处,如同张开血盆大口。



“其实我们早就到了,只不过磁场干扰了前辈你的方向感。因为不大确定前辈如今的身体受不受得了这种压迫感,所以没有立刻显现出封印。”


张新杰解释。



“这么贴心我很感动,真的。”



似乎是神圣肃穆,又似乎是森寒凄厉,尖唳的咒骂与庄重的祷告一起在风中撕裂破碎。封印下的恶魔甜言蜜语诱惑着、苦苦哀求着,都不能撼动分毫。



韩文清冷哼一声,悍然的拳风就那么对着鸿沟扫了下去,顿时止住了一切嘈杂。



“魔族到底封印了什么?这个气息,有点熟悉……”


叶修抱着千机伞仔细分辨空气中每一种波动。


“好像,跟你们有点像,又不大一样。”



“叶修,你过来。”


站在裂缝边的魔族族长突然向后招手,同时面不改色地划破自己的手腕,让汩汩鲜血坠落深渊。


“那块石头上,你看见了什么?”



那似乎是黑曜石的原石,不规则的形状、薄薄的一层。神情怜悯的眼睛纹路眨着微弱的光,眼眶处是完全暗寂的,瞳仁泛着病态的赭色,较人不大舒服。这眼睛好像哪里见过……



“一只眼睛好像在盯着我。这是你们魔族先祖……的遗物?”



韩文清和张新杰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嗯?哥说的不对?还是你们看不见?”



“不是。前辈觉得,这是我们先祖的遗留?前辈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那只眼睛中间的红色和老韩生气时很像。”


叶修再次观察一番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甚至用上了精灵族一点秘法。


“气息是源于一脉的,我确定这是你们魔族先祖留下的。”



“我们看到的完全不是前辈说的红色,而是暗金色的眼眶和紫黑色的瞳孔。接触它的时候会有本能的厌恶,想要毁灭。鉴于它是整个封印的枢纽,族长和我才一直没有轻举妄动。”



“不能动,这是你们魔族的东西,我肯定。”


叶修断言,他终日懒散的语气却总给人带来信任的力量。



“嗯。”


韩文清这一声算是认可了他的判断。



“但是它撑不了多久了。霸图城的气温一直在下降。”



“噫?”


叶修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你们难道不需要这寒冷来压抑躁动的灵魂吗?”



“……”



“……”

※※※※※※TBC.

我为什么要大晚上更新因为河南分刚出了我已经看不见今早明早后早大后早等等等的太阳了[I need AnVei

最后一发更新献出来我可以安心地去死了再见小伙伴们记得给我烧纸钱烧吃的烧电脑烧本子

忙完最近下次喻黄篇见,,Ծ^Ծ,,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