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孽族[Ⅲ.喻黄叶①]

#架空、全体非人类且属不同种族

#老叶是一只翘家的精灵王子、

#背景身份年龄解释权授予架空

#以及这是一个人人疼爱叶不羞的故事、纯私心

#云秀沐橙百年好合

 

 

 

Ψ  Ⅲ.蓝雨篇/喻黄叶①

 

 

 

“族长族长族长老叶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不是你说他的气息在这里的吗为什么根本一点精灵影都没有!!!老叶不会被魔族的黑面神连骨头都不吐地吃掉了吧。族长我们带领海洋众族占领大陆吧把魔族铲除一个不留给老叶报仇吧,正好我们还可以联合血族说不定还可以结个姻亲什么的族长你说是不是!”

 

 

“少天你安静一点,尾巴别乱甩,泥都溅到我脸上了。”

 

神情淡漠的青年掬起一捧溪水泼在肤色几近透明的脸上,不慌不忙地揩去一点点污泥。

 

 

“族长族长,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啊?”

 

青年半裸的修长身躯忽然从水下冒出来,鼻尖几乎要贴上另一人的鼻梁。

 

“万一韩文清把老叶囚禁起来不放了怎么办。我觉得韩文清那霸道蛮横不讲理的野人完全做得出来这种事,不知道那种野蛮的种族老叶怎么会理。唉还是我们鲛人族天生高贵优雅充满智慧。”

 

 

“韩族长不会做这么没有分寸的事情。倒是你少天,”

 

喻文州轻轻把对方按进水里,把漂浮在溪水里的月蓝色鲛绡为他系好。

 

“台词记住了?嗯?”

 

 

黄少天扬起意味不明的笑,正要说话,又敏锐地拉着喻文州化身匿入溪水里。

 

 

“老韩你放我走吧,我留在你这儿就是在养膘。”

 

 

“正好。你太瘦了。”

 

 

“喂,不能这样。我家一帆正在成长期的关键时候,你把哥强留在这儿多不好。”

 

叶修懒懒地走到了溪畔一块石头边,百无聊赖地伸了个懒腰,正要坐下,忽然他余光瞥到了水里金灿灿的颜色还有在水纹里扭曲的俊脸——这在都是翠绿倒影和彩色鹅卵石的澄澈溪水里太过显眼了点。

 

“卧槽黄少天你想吓死我?”

 

 

叶修腿一软险些跪在泥里,然后理所当然地被搂进了温暖但是湿漉漉的怀抱。

 

 

“前辈,请小心。”

 

鲛人族长向恋人展示最完美最俘获人心的笑容。

 

 

“老叶别怕我们来救你了感动吧?”

 

黄少天颇为帅气潇洒地一甩长发,扬起的水珠里亮晶晶的映满了金灿灿的黄少天。

 

 

经验老道阅历十足的精灵表示,他很感动但是有点懵逼,谁来告诉他这是演的哪一出?游了几万里水路跑到这种贫瘠的地方来拉着他说你别怕我们来救你了……脑子没病吧!十步以外的魔族族长已经面色不善地活动手腕准备来找擅自入侵他的领地的异族算账了!

 

 

“韩文清你这个阴险狡诈蛮横无理粗鲁专权的魔族恶徒,居然敢用无耻卑鄙下流的手段绑架荣耀联盟无可取代的斗神、血族高贵的亲王阁下、鲛人族公认的族长夫人少爷媳妇。现在人赃并获责令你赶紧放了我们家老叶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黄少天在那边气宇轩昂地说着,叶修偷偷戳了戳喻文州。

 

“这货是不是泡淡水泡傻了,你瞧老韩的脸都黑成什么了啧啧啧。还有,老韩什么时候绑架我了?”

 

 

“老叶我这么为了你,你居然不领情?”

 

鲛人少年做痛心状,尾巴一晃就化为了修长的人腿,八爪鱼一般缠在叶修身上。

 

“族长都让我听了,你被绑架的细节!”

 

 

“老韩你想干嘛?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不去!……老韩你这是威胁!是强迫!绑架!……救命啊!……救命啊!……”

 

叶修的声音清晰地从一块流光溢彩的海螺中传来。

 

 

于是现在本人嘴角都快抽了……

 

“文州我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窃听风云吗?你从哪录来的声音这太羞耻了。”

 

 

喻心脏笑而不语。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文州你送我海珀没安好心。”

 

被窃听的精灵极其不满地趴在名为黄少天的水栖坐骑上闭着眼睛嘀嘀咕咕。

 

 

至于为什么是闭着眼睛……鲛人的游速比起那只倒霉的狮鹫只快不慢,两岸的风景飞一般地掠过,绝对的“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老叶他不恐高不怕狮鹫,不代表他不会晕。

 

 

“前辈这样说我我会伤心的。”

 

没有驮人因此悠哉游哉跟在一侧的喻文州故意叹了口气,温柔地将他粘在眼角的黑发拨至一旁。

 

“我对叶修前辈一片真心,前辈怎么会不知道呢?”

 

 

“就是老叶,你这次还真是要谢谢我和族长了,要不然韩文清绝对还要故意扣你几天的。”

 

黄少天半个脸都埋在水下,这导致他声音听起来含糊又奇怪,但这些完全不能阻止他的话多。

 

“血族领地西北边的结界裂了一个口子,放进来了不少孽族渣渣,唐柔带着你家那几个勉强还有点能耐的后辈去了。老叶,你不管了你们血族了啊你真不管了?”

 

 

“真的?没人给我说啊!”

 

精灵惊讶地坐起来,结果差点被黄少天一不留神的神龙摆尾扫下去。

 

 

“可能是女王殿下觉得你最近身子虚想让你多休息下吧,其实也不算是什么非你出马不可的大事。”

 

 

“也是,该是时候给年轻人一点锻炼的机会了。”

 

叶修想了想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手臂挡在额上遮挡刺目的阳光。他似乎认定了喻文州还有消息没说完:

 

“还有什么?”

 

 

“方锐失踪了。”

 

 

“哦。”

 

 

方锐失踪算什么大事,呵呵。又去找林敬言了吧?投敌行为。死狐狸有种一直别回来。

 

 

“魏琛前辈不小心触动了龙族的传送法阵。”

 

 

“……”

 

 

我去!那个洞窟那么多石室,老魏你个外来的鲛人不认路就不要到处乱走了好不好居然触动了龙族的法阵!那个地方我也只听苏沐秋提过几次我都没走那么深的好不好!

 

 

叶修扶额。

“老魏抱着孩子去的还是自己一个人……”

 

 

“两个人在一起。”

 

 

“这总配得上我的身价吧,怎么也没人给我说。”

 

 

“因为女王殿下不知道啊,我可是一知道就来找前辈了呢。”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

 

 

黄少天游累了,也不客气地把精灵从身上甩下来,和喻文州一起牵着叶修的双臂游。一听到这话又仿佛是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好像要发财的人是他一样。

 

“什么什么?魏老大在龙族?传说龙族住在神秘的龙谷里,拥有无尽的宝藏!魏老大要发了哈哈哈!”

 

 

“哈,少天,这你可错了,龙族都是一帮迂腐古板、凶神恶煞的守财奴,不把老魏吃掉就算好的了。”

 

 

“啊那魏老大惨了惨了。”

 

虽然话这么说着,鲛人青年也没什么多余的担心神情。自家的老大如何老奸巨猾他当然清楚,实在斗不过魏琛还可以带着乔一帆水遁嘛。

 

“老叶你见过龙族啊?快给我说说龙族都长什么样儿呗!书上画的太四不像了。”

 

 

精灵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子。

 

“我也没见过。龙族和精灵族都是避世的种族,彼此也没什么来往。”

 

 

黄少天甩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欸,族长,魏老大怎么不给我说先给你说了?”

 

 

“少天,是你没注意到魏琛前辈的求救声吧,小心前辈回来要收拾你了。耳朵平时不是挺灵么?”

 

 

黄少天偷偷瞟了一眼叶修,假装四处看风景。

 

 

“呵呵,坦白从宽啊黄少天,耳朵平时都用来干嘛了?不说?不说就下次把你捆树上让你干看着什么都不干不了。”

 

 

“我就是完美地运用一下鲛人族的天赋能力而已,而且你的海珀是族长的,族长窃听可比我方便多了!我就不信族长这事儿你从来没干过。”

 

 

博学多才的教科书当然知道海珀其实是鲛人的眼泪所化,但是离体的泪珠一般都和本人没什么关系了。

 

 

“文州你给我的这颗海珀是你出生时候落下的那颗?”

 

精灵惊讶了几秒,笑了。

 

“好吧,你不给我还想给谁。”

 

 

黄少天快嫉妒死了,要不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在哪里出生,自己的第一颗鲛人泪也肯定要给老叶的。

 

 

 

 

 

阳光精灵旅游小队正在前往他们最重要的目的地之一——传说中哦不是传说中,精灵王子本人承认的精灵族对外通道之一——有“荣耀大陆的心脏”之誉的蓝溪岛。虽是名“岛”,其实不过是荣耀森林湖中岛而已,但这片水域四通八达、一望无际,只有这一块儿土地露出水面,加上关于精灵族的传说,久而久之也就成了“真正的岛”。

 

 

“叶修,你是不是又领错路了!我们已经在蓝溪湖晃荡三天了,一点岛屿的影子都没见!”

 

张佳乐出声抱怨。

 

 

“没事,反正这儿这么多水渴不死你。”

 

精灵少年无所谓地摆摆手,和苏沐秋两人一起拿着羊皮地图四下比对。

 

“应该快到了啊?”

 

 

“叶修哥,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两天了。”

 

血族小姑娘和妖媚的蛇妖一起倒吊在树杈上,俏皮地晃来晃去荡秋千。

 

 

这下精灵的脸微微红了,把破旧的羊皮卷塞回少年怀里。

 

“就算我路痴,植物们总不会不认路吧,它们也说快到了。”

 

 

“哈哈哈老叶,这些植物就是喜欢看你围着它们转的样子,指的路都是一半对一半错的。”

 

一朵水仙花趴在孙哲平身上捧腹大笑,洁白的花瓣一抖一抖地快要落下来。

 

 

张佳乐有时一激动就会成这样子。

 

 

“真的假的?大孙你也知道吧你不跟我说,学乐乐那么二?”

 

 

“反正我们又没什么事。”

 

孙哲平挑眉,把笑得快扒不住他肩的水仙花甩下来。水仙花落地以后又化成了眉清目秀的美少年。

 

 

“啧啧啧。”

 

 

树上的小姑娘一旋身捏到了精灵的尖耳。

 

“叶修哥,你看你看,韩文清和王杰希抓到了一条那么大的蓝鱼!”

 

 

这时,负责捕鱼的两人已经走近了,两人一人拽尾巴一人捧着头,几乎是费了好大劲制服这条扑腾乱动的大鱼。这条蓝鱼漂亮极了,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细鳞在阳光下煜煜生辉,尾鳍像薄纱一样是半透明的,眼睛居然还是金色的,如此灵动。

 

 

“哪来的?”

 

孙哲平问。

 

 

“这个,不能吃的吧……”

 

两个小姑娘见了这么漂亮有灵气的鱼顿生喜爱之情,对于捕鱼组抓来要烤着吃非常不满。

 

 

魔族少主脸更黑了似乎颇有怨气。王杰希只能出声解释道:

 

“不是我们要捉它,是它把我们钓上来的鱼全吃了。”

 


※※※※※※TBC.

都看见我名字后缀了没~请不要客气地鞭笞我吧,来啊用力地抽打我吧!!![但是我要声明我真的是个S]


评论(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