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喻叶】困兽犹斗[上]

#给CP七七 @泠七 爱的生贺、农历生快~

#黑道PARO、

#文州心脏大大的

#放心HE

#七七我爱你七七我爱你七七我爱你

 

[中]  [下]

 

 

暴雨席卷了整个城市,远处汽车嘶哑地鸣笛,霓虹灯明灭数次还是断了电,雨滴与树叶的协奏曲诡异地耐听,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挣扎,又或者在疲惫中放弃挣扎、逐渐沉沦。

 

巷子行人不多,积水漫过了脚踝,雨靴踩踏地面的声音被完全吞没。

 

喻文州撑一把黑伞,逆光下的剪影优雅却冷漠,全黑的装扮让人以为他要融进夜雨里。

 

他走近了一个无人光顾地自动贩卖机,却不看上面琳琅满目颜色艳丽的饮料,迟疑了不到一秒,按下了四个数字。

 

出货口吐出来一包心相印手帕纸和一瓶橘子芬达。

 

喻文州低低地笑了,将手帕纸弯腰拾起塞进大衣口袋,留下孤零零地橘子芬达在那里,无人理睬。

 

“前辈,你要怎么办才好呢?”

 

 

 

嘉世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风头正盛的时候也不过是走私些珠宝黄金,如今行将就木了,反而猖狂地大肆经营毒品。

陶轩早就忘了吧……当年的约定。

吴雪峰金盆洗手时告诫过自己什么来着?

陶轩性情贪婪多疑,不可不防。

是时候了。其实早就该脱身了。

只是……

 

“秋哥?”

 

迷茫的思绪瞬间回到正位。

 

烟雾缭绕中,叶修冷冷地回身望过去。“不会敲门吗?不要命了?”

 

“我错了秋哥!”来人是孙翔手下的小弟,虽然对他还有几分敬畏,但更多的是漫不经心的敷衍。

 

至少“叶秋”目前还是嘉世的二把手。

 

虽然岌岌可危。

 

“什么事?”叶修用指尖按灭了烟头。习惯了握枪的手早就生出了一层薄茧,阻绝了轻微的灼痛。

 

被那一瞬间漫不经心的煞气震慑到的小弟恭敬回答:“老大找你去开会。”

 

“陶轩?他现在找我还需要事先知会孙翔吗?”叶修开玩笑般说道,“呵呵,你们二翔哥真是能顶半边天。”

 

“二翔”这个称呼本身就是个讽刺。对孙翔的,也对叶修的。

 

叶修别好了枪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个废弃的工厂没什么可留恋的,所谓的“嘉世秋哥”的据点,没有他想要的一切。

 

 

 

“叶秋来了?”陶轩虚伪地笑了,回头状似严厉地呵斥道:“都没长眼睛吗?还不快给你们秋哥让座!”

 

坐在左手边第一席的人头都没抬,手里把玩着一袋蓝色的晶状物品。末席的男人倒是立刻狗腿地起身让座,可惜叶修同样没施舍给他一个眼神。

 

叶修斜靠在墙上,由一遍一遍干涸的血迹反复涂鸦的墙面成了他的背景。“不坐了,反正也坐不长。”

 

骤然寂静的会议室里,苏沐橙从右手边第一席站了起来,坚定地走到他身边。高跟鞋的鼓点沉重地击进了每个人的心里。

 

“叶秋你这是什么意思?”陶轩皱眉。

 

“没什么意思啊。”叶修笑着揉了一把苏沐橙的头发。“有事就赶紧说吧,又不是什么绝对安全的地方。”

 

“新型毒品METH,我们商量了下,想让你负责这批货。叶秋,你闲得有点久了。”

 

陶轩最后一句话低沉阴翳,其中的威胁意味任谁都能听出来。

 

“可以。”

 

“什么?”众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可以。”叶修拉着苏沐橙打开门,“我需要钱,人手,武器。最重要的是,我需要时间。”

 

“秋哥说笑了,不过一点小事,您会缺这些吗?”孙翔挑衅地站起来转着手枪。

 

他当然缺,他的权力差不多都被自己架空了。叶秋,斗神?除了曾经的威名和几个死忠,他还能剩下什么!可笑至极!

 

“我缺什么也是我跟老大的事,孙翔,你还管不到陶老大头上。”

 

孙翔咬牙切齿地看着那人潇洒离开。

 

“别急。”陶轩把手放在孙翔肩上拍了拍。“到时候有他好看的。”

 

 

 

大雨茫茫,能见度这么差的天气里鲜有车辆。张扬的红色法拉利在高架路上飞驰,两侧灯火通明绵延到远方,弧形的道路看不尽头,如同这糟糕的日子,仿佛永无止境。偶有电光闪过,像是天空迸裂,渗漏雨水下落。

 

 

苏沐橙担心地时不时侧头看一眼副驾驶上吞云吐雾的男人,却总是欲言又止:“叶修哥……”

 

“沐橙,雨什么时候停?”

 

“暴风雨。不会停了……”

 

“是啊,不会停了。”叶修沉默。

 

豪华的车辆成了密闭而拥挤的狭小空间,寂静得只剩暴风雨倾斜在车顶的哗哗声。这对心灵相贴的兄妹没有碰触没有言语,可他们分明是紧紧依靠,互相支撑。

 

“沐橙,你最近跟烟雨的楚云秀还有联系么?”

 

法拉利嘶哑着在路旁停下。

 

“你想把我送走?”苏沐橙眼里似乎噙着点泪,她愠怒地捶在方向盘上。“我能帮到你!”

 

“欸别气,我知道。听话,你去了烟雨,陶轩就会有所忌惮,他不敢拿我怎么样。”叶修轻轻拥住扑到自己怀里的人。“我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我会回来。”

 

“我会回来。”

 

 

 

法拉利在巷口短暂停留后一个漂移便扬长而去,如火的颜色被尽数吞没。

 

叶修一脚踩进污水里,无语一阵后俯身挽起裤腿。他的廉价香烟抽完了,但是这样恶劣的天气没有店铺营业。嚼着口香糖,他像个贪玩晚归的孩子一般拖着疲惫却急不可耐的步伐,雨淋湿了整个身子。

 

老城小巷的路灯经不起摧残,重重雨幕中,昏沉的橘光甚至亮不过昨日的星,微弱得像脆弱的萤火。

 

叶修早就熟悉了这个巷子,灯光对于他来说本就多余,何况远处店门的灯一直亮着。

 

那是一家大门紧闭的私人诊所。

 

叶修缓缓吐出一口气,像是瞬间甩开了阴郁和不快,带着嘴角邪气的笑容按响门铃。

 

男人已经拿了干毛巾在等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男人拉他进来,接过他手里鼓囊囊的公文包,脱下他滴水的外套,把毛巾覆在头发上细细擦拭。“这么大的雨,怎么也不说让我去接你?”

 

叶修无所谓地笑笑,伏在男人肩上轻嗅,温暖的味道。“事务所加班,谁知道会忙到几点。”他的伪装身份是一名普通的律师。

 

“叶修,你怎么回来的?”

 

“地铁。”

 

“已经十点了。”

 

“嗯,最后一班。”叶修面不改色地撒谎。

 

男人顿了顿,苦笑了声:“我今天,去你们事务所找你了。他们说,你今天没有来。”

 

像是被童话故事中的巫婆下了定身咒,叶修整个人僵住了。温热的毛巾摩擦的触感像是成千上万剧毒的虫子一边麻痹肌肤一边撕咬血肉。

 

“我今天,跑外场。”叶修尽力镇定地说道。

 

“嗯。”

 

……嗯?嗯?!

 

叶修不可置信地回头。

 

“你说什么,我都信。”男人放下了毛巾却低着头没看他,转身去了厨房。“去换身衣服吧。”

 

待叶修换了一身居家服出来,男人在沙发上优雅端坐。相同的轻松熊款式,萌萌的甚至很蠢,穿在身上全无气势可言。但叶修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些紧张,有些恐慌。

 

“发什么呆。快趁热喝吧。”但男人还是如往日那般温柔的笑容。

 

叶修这才看到茶几上热气腾腾的姜汤,原来男人刚刚是去干这个了。他松了口气。

 

他曾经不太喜欢姜的味道,如今却已经爱上了这样的、胃里和心里流淌过的暖流,连呛鼻的辛辣都成了刻骨铭心。

 

“你说,我要怎么办才好……”叶修叹息地任男人拭去他嘴角的一点水渍。“我被你俘获了,好像逃不掉了……”

 

男人低低地笑了:“为什么要逃,跟我一直在一起不是很好?”

 

“我不能留下来……”叶修垂眸,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道。他歉疚地扯住男人规矩的衣领:“那个,我最近……”

 

男人突然打断他:“叶修我可能要离开几天。我曾经的大学教授邀请我参加一个重要的研究会议,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叶修愣了,傻傻地点头:“好,你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上午走。你还需要我,我就回来。”

 

“明天么。”

 

这么说,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相处。我需要你,但我不会回来。

 

叶修突然反应过来:“今天几号!”

 

“8号。”男人眼里闪过耐人寻味的情绪。

 

叶修从沙发上跳起踩着拖鞋就往外跑,顺手抓起倚在门边的黑伞。“文州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喻文州不动,等叶修已经跑远了,用打火机点燃了那张写满颀长字迹的纸巾,温柔地回答:“嗯,知道了。”

 

 

 

该死,居然差点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

 

叶修跑出来的时候有点冷,赤裸的脚踝完全浸泡在水里很不舒服,顶着风打伞也非常吃力,但他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情报。情报。

 

叶修一路小跑地凑到自动贩卖机前,无人注意,他匆忙按下“0529”四个数字。响声过后,他后背激起了一层冷汗——掉下来的不是心相印手帕纸和橘子芬达,而是绿色的青苹果芬达。

 

谁拿走了情报?或者,自从上一次他拿走以后就无人再来?是邱非出事了,还是消息泄露了……

 

他下意识地摸枪,却发现自己穿的是居家服根本没配枪。叶修懊恼地反手给了自己一耳光,该死,警惕性怎么这么差。他是该反省了,自从一年前受伤意外认识了喻文州,半年前跟喻文州确定关系以后,他是不是在这里越来越懈怠、越来越……安逸了。

 

忽然觉得好累。

 

不行,他不能被束缚。无论是嘉世,还是喻文州,都别想困住他。

 

 

 

喻文州看着叶修有些魂不守舍地拿了青苹果芬达回来,装作奇怪的问道:“今天的橘子芬达卖光了吗?就当换个口味吧。”

 

他伸手要去握叶修冰凉的手腕,却被对方挥手拍开。

 

叶修眼眸很空,空幽或者说是空寂。就如当年他被车撞到浑身是血地匍匐在他脚下,却行若无事地问他“医生,救人吗”那时的眼神,叫人气恼到咬牙切齿,却又无比心疼。

 

“怎么了?”这次轮到他全身僵硬,偷偷攥紧了指尖。

 

“你明天要走,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去睡客房。”

 

喻文州看着叶修带着决然意味的背影,危险地眯起眼睛。

 

“怎么可能让你逃掉?”

♥♥♥♥♥♥♥←这是我对七七的爱

[LOADing]

对七七的爱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断顿时文思泉涌【比心】我没收住、也不想收

今天是七七的农历生日没有赶在0点遗憾。我会陆续更这个,绝对17号零点发结尾!

心脏的文州准备把老叶推入火坑然后出其不意施以援手顺便正式出柜把老叶抱回自家老巢

加油文州加油老叶加油七七加油自己

要在一起、


评论(3)
热度(64)
  1. miao家劫火_忙于谈恋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