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孽族[Ⅲ.喻黄叶②]

#架空、全体非人类且属不同种族

#老叶是一只翘家的精灵王子、

#背景身份年龄解释权授予架空

#以及这是一个人人疼爱叶不羞的故事、纯私心

#云秀沐橙百年好合

 

 

Ψ  Ⅲ.蓝雨篇/喻黄叶②

 

 

 

“阿嚏!阿嚏!你们谁说我坏……阿嚏!”

 

 

黄少天一上陆地就被喷了一脸口水,满头黑线地又钻进了水里。

 

 

“赶了大半天路,衣服早就湿了,前辈是感冒了吧?”

 

喻文州略有担心地望着精灵。

 

 

“没事没事。”

 

叶修摆摆手。

 

 

当年蓝溪岛不过是个有几间废弃树屋的野岛,如今却已然是修葺雅致的庭阁了。水绕楼台,杨柳依依,珍珠玉石零零碎碎装点在雕栏玉砌上,流光溢彩灵气十足。

 

 

“欸,你们又不住在岛上,把这里修那么好看干什么。”

 

 

“因为可能你会来。”

 

喻文州定定地看向他,嘴角酿着如春风化雨、晴光映雪般的温暖笑意。

 

 

叶修微愣,忍不住上前吻他。

 

 

 

 

 

“这好像,不是鱼吧……”

 

 

“叶修哥,这不是鱼是什么?”

 

苏沐橙好奇地拨开蓝鱼闪亮的背鳍,忍不住跟楚云秀赞叹一番。

 

 

花妖王孙哲平命令野花编织出一个形状似锅非锅、似床非床的古怪东西,韩文清和王杰希把蓝鱼扔在上面。韩文清带着怒气,手下力道也没控制,蓝鱼的脑袋狠狠撞上去,似乎是晕了一下,那双有灵气的蓝眼睛都涣散了不少。

 

 

“韩少族长你过分了啊。”

 

苏沐秋拿大片的棕榈叶舀了水回来,看到这一幕不禁哑然失笑。

 

 

“他还差点把韩少族长拖进水里去。”

 

王杰希笑着解释。

 

 

精灵仍然是盯着蓝鱼默不作声,神色纠结。

 

 

“很难判断吗?你不是博学多识?”

 

霸王花不屑地挥了把剑。

 

“不过就是条鱼,如果真的与众不同,它自己遇到生命危险不会蹦跶吗?”

 

 

听到这话,原本还时不时颤动两下的鱼尾像中了冰冻术一样僵住了,眼睛也慢悠悠地闭上,任由巨剑落在腮后几寸的地方,一副垂死的模样。

 

 

蛇妖尾尖缠上花妖王的手腕,轻描淡写地夺去了巨剑。

 

“得了吧孙哲平,别装模做样了。”

 

 

“哈我确定了,这真的是鲛人。”

 

叶修连连拍韩文清的胳膊。

 

“老韩,你抓住了好东西啊!”

 

 

蓝鱼瞪大了眼睛,又奋力挣扎起来。

 

 

“鲛人族生活在海里,统率海族,从不与陆上来往。鲛人水居时为鱼尾,离开水面鱼尾消失化为双腿。可这只……叶修,你怎么看出来这是鲛人的?”

 

 

“呵呵,沐秋你信不过哥?普通的鱼上岸必然会因为缺水缺氧不停鼓动鱼鳃,可是这只蓝鱼被捞上来这么久了,鱼鳃都没动一下。蓝鳞彩鳍宝蓝眼睛,这都是鲛人族的特征啊!”

 

精灵信誓旦旦地说着,拔了一只狗尾巴草逗弄傻楞的蓝鱼。

 

“鲛人兄弟,变个身呗,当鱼多没意思。”

 

 

蓝鱼不再假装,翻身坐起来拿浅色的肚皮对着精灵,凶巴巴又带点委屈地瞪着他。

 

 

“不是吧?你,不会?”

 

 

 

 

 

“文州啊,哥让你看好的那几棵空心古木有什么状况吗?”

 

 

鲛人族极其厌恶火焰,但是喻文州还是为精灵点燃了篝火,用柔软的毛巾细细擦拭犹在滴水的黑发。

 

 

“除了很早就被少天打坏的那棵似乎有点撑不下去了以外,别的我都照顾地很好呢。但是啊……”

 

喻文州把玩着手中的一缕赤发,神情落寞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

 

“前辈的话我一直放在心上,但是我说的话啊,前辈从来没有好好听过。总是往微草跑得很勤,霸图也常有来往,但即便是兴欣不忙的时候,叶修前辈也从来没有来过蓝雨呢……”

 

 

叶修讪讪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蓝雨离得远不方便。”

 

 

“是啊是啊,所以我和少天只好自己勤快些了。”

 

 

“话说,少天哪去了?”

 

叶修站起来踢散了篝火,拙劣地转移话题。

 

 

喻文州看破不说破:

 

“我让他去找蓝河了,给你做一些驱寒的东西。”

 

 

“服了你们鲛人族,说个悄悄话别人从来听不见。”

 

 

喻文州笑。他才不会说自己是刻意支开黄少天争取单独相处的机会呢。

 

“其实我也更想,和叶修你说别人听不见的悄悄话啊。”

 

 

 

 

 

“喂,那只精灵,见过跟我们长得很像的生物吗?”

 

帅气的鲛人男人迈上海滩,手里牵着一个没有表情的蓝发孩子。

 

 

精灵正一人躺在沙滩上啜饮椰汁,看见突然出现的鲛人也着实吓了一跳。

 

“鲛人?!”

 

 

“欸精灵,你怎么知道我们是鲛人啊。佩服佩服!”

 

魏琛瞪大了眼睛,同时不着痕迹地把蓝发小鲛人护在身后。

 

“那你见过其他鲛人吗?”

 

 

“我猜的。鲛人不是都住在海底吗,我怎么可能会见?”

 

叶修反问。

 

 

他不确定面前这一大一小两个鲛人是敌是友,自然不会轻易把黄少天送上去。毕竟那可是他从鱼养成人照顾了好几个月的孩子,还是个男孩子,说不定就是沐橙未来的男朋友——当然黄少天要是争得过楚云秀,他是不介意勉强让一个话痨当妹夫的。

 

 

“好吧精灵,你是一个人在这里晒太阳的吗?”

 

鲛人挠挠头,盘腿坐在金黄的沙子上。

 

张牙舞爪的小螃蟹挥舞着钳子横来横去,一下夹在了他深蓝色的鲛绡上,魏琛也不在意。倒是小鲛人,抿着唇把小螃蟹揪下来。

 

 

叶修正在思索怎么通知苏沐秋把黄少天带走先,小姑娘就采了满满一筐颜色各异的果果从海崖上飞扑下来。苏沐橙人形本就飞不熟练,这时候还提着东西,红褐色的膜翼带着风,还有掉出来的果子,劈头盖脸砸下来。

 

 

“叶修哥,咦?他们好像……”

 

 

精灵迅速打岔:

 

“好像是传说中的鲛人是吧?鲛人是海域的统治者,具有操控水的力量,可牛逼了。”

 

 

苏沐橙现在已经快进入成长期后期,是个开始脱去稚气的姑娘了,但是小鲛人还个头很小只到她的腰上一些。黄少天之前一直是条鱼的形象,会化形以后比自己还像大人,苏沐橙很是新奇地看着绷着小脸的萌萌小鲛人,凑上前去搭话。

 

 

“你好,我是苏沐橙。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

 

小鲛人先是看了精灵一眼,似乎更期待精灵的名字。

 

 

孩子们的沟通比“大人”单纯容易多了,苏沐橙和喻文州先后出卖了旁边“大人”的名字,愉快地聊了起来。不过苏沐橙只是一直在追问海底的世界,喻文州生动地描述了但也没有透露他们的来意。

 

 

“这个,送给你。”

 

喻文州突然摸出来一只七彩玲珑的蚌贝拿给苏沐橙,待小姑娘欢喜地收下后又走向精灵。

 

 

青年和男人虽是在一旁各怀鬼胎地套话,也都分出了注意力给聊天的孩子们,见状也停下来看着小鲛人蹭到精灵腿边。

 

 

喻文州小手里捧着一块极为可爱的红色珊瑚,抬头充满希冀地望着他。

 

“这个耳挂,叶修你戴上,肯定很好看。”

 

 

精灵愣了一下,蹲下来揉了一把小鲛人的脑袋。

 

“没大没小的,你应该叫我叶修前辈。”

 

鲛人族精巧的工艺令他赞叹不已,不过这个明显针对鲛人耳朵的设计……

 

“文州我不会戴,不如你帮我戴上吧?”

 

 

 

既然大家都互知姓名还送了小礼物并且聊了这么久也算是相知一二,那就是朋友了。精灵对朋友一向是非常友善且信任的,当即就带着鲛人族的朋友们见了他们一直在找的黄少天,很是不舍地表示你们要带他回去我们当然没意见但是一定要常回来看看。结果出人意料地三个鲛人不约而同表示既然都离家这么久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了不如我们就到大陆转转见识一下反正溪流这么多也渴不死。

 

 

于是返回血族的四人行又变成了六人行,出门历练结果带回来这么多人的苏氏兄妹表示很开心。

 

 

但是有一点血族小姑娘非常不开心。

 

“你你,你是喻文州吗?为什么一觉醒来你就长这么高了!!而且我一直以为你是女孩子的。”

 

 

蓝发的鲛人少年笑了笑,湖蓝色的眼眸温柔得快漾出涟漪,他一手抚着精致的红珊瑚和白皙的尖耳,躬身快要亲上精灵睡意朦胧的脸颊。

 

“叶修前辈,早。”

 

 


※※※※※※TBC.

感谢这位鞭笞我的小天使 @钱掌柜 吧,不然我绝对是要再拖上几天的

人无鞭笞无动力、求鞭笞求鞭笞求鞭笞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