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喻叶】困兽犹斗[中]

#给CP七七 @泠七 爱的生贺、

#黑道PARO、

#文州心脏大大的

#放心HE

#七七我爱你七七我爱你七七我爱你


[上]  [下]


叶修根本是彻夜难眠。

 

这么多年黑道小心谨慎的日子,时常会因为一点风吹草动从噩梦里惊醒,偶尔也会羡慕平常人的生活,不偏不倚的轨道,不存在坠崖的危险。

 

直到一年前那场不是意外的车祸给他带来了意外之喜——或许是麻醉药的威力或许是别的什么,他发现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在这家诊所里睡个好觉。

 

但他现在失眠了,却很平静,平静到他可能没有思考危险也没有回味和喻文州相处的小日子,仿佛思维停滞。

 

然而人的思维真的可以停滞吗?不可能的。也许你电光火石间想到了什么但是转眼就忘却,心不在焉地浪费光阴浪费脑细胞浪费一切拥有的东西,最终风去而竹不留声了,心情还是骗不了自己的。

 

于是主动割舍一个人的难过留了下来,叶修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也很疼。

 

他觉得自己明天没有办法像从前喻文州送撒谎的自己出差时一样,微笑着送喻文州离开。

 

似乎在这里伪装身份伪装过了头,他连冷淡和恣意都丢掉了,患得患失像个胆小鬼。

 

叶修又想逃了。他做不到亲身经历两人的分别而无动于衷不露丝毫破绽。

 

明天就解释说是事务所接了急案来找所以没法送他去飞机场好了,反正喻文州这么善解人意,不会在意少一次送别的,他会以为叶修仍在这里,所以不会在意被伪装得很好的不告而别。

 

于是叶修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穿衣起身,抓过自己的包静悄悄地从后院离开,那里是诊所的正门,平时从来不锁,也就不会有噪音——他希望明天坐飞机的喻文州能睡个好觉。

 

于是他错过了背后一窗之隔的眼睛,带着薄凉寒意带着温暖的笑。

 

 

 

叶修回到了曾经租凭的一间破屋。这个完全影响了他人生轨迹的地方被他默默地买了下来,苏沐橙和他偶尔都会来这里怀念一下遥不可及的过去。不过据说最近要拆迁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来了。

 

屋子真是破得可以,单薄的墙壁如老年人般的肌肤一样枯萎皲裂。屋内倒是全然不同的干净整洁,还有大尺寸的液晶电视、满架的影碟和CD、一柜子的薯片和汽水。

 

叶修叹了口气,把额前的头发掀至脑后,摸了一把雨水,再睁眼时已是与平常无疑的锐利眼神了。

 

陶轩和孙翔已经容不下他了,更是绝对不会相信他会配合他们走私毒品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下手。还不知道邱非那里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他准备叛逃的消息已经走漏……可笑,就算如此,也真当他会坐以待毙么?路上已经跟苏沐橙联系过了,她在烟雨绝对是安全的。他们也不会查到喻文州那里。那么,是时候了……

 

离开这个地方。

 

他跟陶轩几年的情谊已经磨光了,嘉世的种种、是福是祸都跟他再也没关系。相反,如果陶轩想置他于死地,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叶修撤开床垫,掀开床板下的暗格,里面放了被旧友改造过的两把格洛克还有两个弹匣四十枚子弹。他甚至没有用眼睛细看,双手灵活地摆弄起来,两支手枪拆卸成细碎的零件,又迅速组装成完好的枪支。枪在他手里仿佛不是什么复杂的机械,而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可以自如地舒展关节,控制它活动,或者……杀戮。

 

两支枪的拆分、组装到检查,他仅仅用了不到20秒。

 

“慢了……”叶修估算着时间,微微皱眉。看来他不太熟悉这两把改装格洛克了,是时间太久的缘故吗。

 

叶修把弹匣固定在腰侧,把玩着格洛克虚空打了两枪,啧啧感慨两声,上膛,把枪插进大腿的皮鞘里。

 

现在最棘手的就是没有情报,要先去邱非那里看看。

 

雨还没有停但风已经小了些。叶修穿着灰色高领毛衣和黑色粗布裤子,外罩黑风衣,头戴一顶黑色棒球帽,像个追赶潮流的青年,甚至哼着不着调的小曲。

 

然而他把手放在门把上的那一刻,他听见雨声中摩托车的轰鸣。

 

该死的。陶轩是知道这里的。

 

这边是拆迁区,人烟稀少,砖瓦碎裂,真是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居然在这种纵横交错的僻静巷子骑摩托车,是试探虚实还是动真格的?不管哪个,来人是脑残吗?

 

拆迁过大半的房屋无疑给了他相当大的优势,许多原本不存在的通道都被打通,叶修像一只灵敏的黑猫,贴着墙面穿梭在雨里。

 

他所在的地方离外面的道路不远,单单是逃出这块区域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体力总会耗尽,必须要有交通工具。来时那辆低调的奥迪里面有这几年嘉世走私军火和毒品的一些证据,那是重要的筹码,十有八九已经被发现了。既然他在这里的消息走漏,很快还会有更多的人来。但那东西必须拿到,还要抢一辆车。

 

“给我砸门。”叶修听见一个熟悉的轻狂声音。“孙翔。”他冷笑,那么估计刘皓也不远了,要不然陶轩也不会放心孙翔出来疯。

 

趁着孙翔领人在屋子门口胡闹,叶修一路避开了嘉世三三两两的人手,蹭到了街边的转角。果不其然,刘皓带了八个飞车党正围着他的奥迪,车窗已经被铁棒打的不成样子,车门也歪斜在一旁摇摇欲坠。

 

叶修摸到他的车钥匙,一边祈祷遥控还管用,一边一手按下警报按钮。骤然明亮的大灯和尖锐的警报顿时惊骇了本就草木皆兵的几个人,在光芒还未减弱时叶修却出枪连续精准的射击。只来得及击出四枪,让人惊讶于他仅仅凭借短暂的扫视就记住了几人的位置,甚至在雨的影像下那四枪也仅仅命中人身上的两个地方——心脏、眉心,都是一枪致死的地方。四个人在倒在雨地里,脸上还残留着或茫然或不可置信的表情——刘皓的亲信,不需要怜悯。

 

“叶修!”刘皓骇然,他刚刚在奥迪另一边检查车里的东西,这才侥幸逃过一劫,要不然叶修的第一枪必然是他的。不过能在嘉世混到叶修之下的地位,刘皓靠得也不全然是阴谋诡计。“墙角!都不要慌,他只有一个人!”

 

“也不是没有长进。”叶修轻笑。但他不会真的傻到还呆在那里不走,四枪射出后他已经顺着缺口跳进了房内,这时候他已经在房子原本是门的位置了。

 

所有摩托车的灯光都移到了先前的转角,嘉世那群人想都没想就集火那出。枪声震耳欲聋,弹幕铺天盖地袭来,叶修听出那是嘉世械斗时管用的短管猎枪,甚至还有德制MP7冲锋枪,不由咒骂出声。

 

MP7的铜壳钢芯硬化弹连防弹衣都能洞穿,何况缺了一大块的砖墙?叶修贴墙的姿势为他掩住了大部分子弹和飞溅的砖块,然而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乱飞的子弹和溅起的砖块还是伤到了他。大腿灼痛,似乎是被子弹擦伤了,鲜血沿着裤管滴在地上。

 

这点疼痛对叶修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他屏住呼吸,等到弹火弱下来,他听见刘皓指挥道:“你们两个,过去看看。”

 

雨天妨碍了他对脚步的判断,叶修只能凭借多年养成的知觉估算着那两人的距离。当那两个人似乎要靠近缺口处时,他暴起从门口冲了出去。他在雨地里翻滚起身,几发连射击毙了端着冲锋枪的人,这个动作也让他的大腿疼得厉害,不过他现在勾着嘴角在笑:“老实点,刘皓。你知道我的枪法一向很准。”

 

刘皓脸色发青,拳头握地连骨节都快爆出来了,但他还是扔下了枪,并喝令所有人都不要轻举妄动。

 

叶修一边拿枪指着他一边移动到自己可怜的奥迪边,看着唯一完好的车屁股笑了笑,按下钥匙让后备箱慢慢打开。“我再最后教你一课吧,刘皓。不要把贵重物品随手放在车里……别动,我的枪可不长眼。”叶修伸手把公文包拉过来,右手依然很稳地举着枪。

 

“叶修,你这个嘉世的叛徒。”刘皓一直是个很自私的人,他断然不会为了嘉世的前途牺牲自己,更不会动同归于尽这样的念头。所以他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修用幽黑的枪口对着自己却无法应对,甚至他这里看去叶修一半的脸是逆光的,露出的另一半冷冽得让他心生恐惧,一如当年他在底层仰望高不可攀的传说时那般震撼敬畏。

 

“呵呵,说我是叛徒不如说嘉世是叛徒好了。”叶修满不在乎地吹了声口哨。“再借辆摩托怎么样?谢了啊。”他飞快地跨上摩托车冲了出去。

 

“开枪!”身后刘皓冲着对讲机大喊:“翔哥,叶修在这儿!”

 

“啧啧,一直开着对讲机我还会有机会吗?”叶修摇头感慨,更加使劲拧着油门,让引擎在夜雨里放肆地吼叫。

 

剩下的几人对着一骑绝尘的背影一通乱射,叶修倒吸一口冷气,他该庆幸那帮杂碎没有击中摩托车的油箱,但他现在后腰委实有些疼,竟然不好判断那里究竟挨了几枪。

 

叶修没有松懈下来,摩托车带着义无反顾的气势,将满是雨水的地面压迫出一条没有退路的航线,掀起的水浪永远也追逐不到。

 

“呵,我应该穿防弹背心来的。”他低头扫一眼,血已经在毛衣上涂鸦出了深红色的瑰丽图案。“还真是疼啊。”低温和失血让他嘴唇惨白,额上的冷汗已经与渗透帽子的雨水浑搅在一起。

 

前方转过一个弯,无数车灯组成雪亮的光幕,自下而上攀爬着向他冲来,密密麻麻的车灯像是希腊神话中的阿尔戈斯——那是通往港口的方向。

 

所幸这些在雨水中光怪陆离的光亮没有让他眩晕,叶修猛地提把,摩托车带着疾风腾空而起,却不是向下,而是钻进了路边的枯林里。

 

像是一只几百斤的野兽,摩托车撞开了外层脆弱的芦苇和细竹,一路颠簸磕绊,之后便彻底脱缰,轰然撞上一棵有些年头的黑松。爆炸产生的火光映亮了这片天空,轰鸣声甚至压过了头顶乍亮的雷电。

 

陶轩的表情复杂,既像震惊无措又像泄愤解气,他愣了一会儿,跳下车指挥同样愣怔的手下:“叶修没那么容易死,快去看看!”他这话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半数人喉咙紧了紧,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武器,钻进密林。

 

雨天,火苗根本烧不起来,这让爆炸的威力小了不少,但摩托车已经彻底四分五裂,半个轮子躺在十米开外,周围的碎片扎进泥土,汽油燃烧的味道呛鼻极了。

 

车灯勉强能照到这里,一片狼藉的景象让人相信:叶修,或许真的死了。

♥♥♥♥♥♥♥←这是我对七七的爱

[LOADing]

因缺斯汀,老叶会那么傻得去撞树么?追杀写得不太好,凑合一下orz七七见谅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