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枫与火焰(01)

#架空、大体西幻PARO

#联文:双马尾联盟的大家长尼桑 @吹我一脸离雨 以及双生的另外一只 @吃你一口黄桃 

#通缉令:老叶叛逃ing

#欢迎订阅tag、

#怎么没人吐槽这组合名字吗2333



01


夜晚的岗哨格外的严,不管是嘉世教廷的骑士队还是帝国朝廷的护卫队,都是神情肃穆地用目光搜刮每一块黑暗的角落,寸土必争的感觉。

叶修却完全不受影响,他穿着夜行衣穿行在街道间,轻易便躲过一个又一个巡逻的小队。他了解骑士队和护卫队的巡逻路线和时间,清楚那些视觉盲点,所以这对他来说简单得不过是一场游戏。

穿过几个街道,他来到了他的目的地。

这座城堡是与主人的地位不相符的低调,仅仅是白色大理石筑成的,没有绚丽的宝石装饰,也没有奢华的鎏金纹路,倒是有很多植物,夜幕下也绿意斑驳。

叶修从墙上翻了进去,接着很熟悉地到了一个宽敞的木房。

感到了有熟悉的人靠近,里面的东西被惊醒,欢快地闹出了点小动静。

“嘘。”叶修走进去,拍了拍那匹黑色的,眉心有一块小小的白色菱形斑的马儿,“小点不要乱。”

马儿果然立刻禁声,亲昵地蹭了蹭叶修的手。它好久没有嗅到这个人的气味了,很想念。

“小点收留我一晚上吧,明天我带你离家出走啊。”

于是叶修真的在马厩里挨着小点窝了一夜。

早上被小点呼出的热气叫醒,身上沾满了干草屑。

“这样好像不太好。”叶修一脸无语地看着自己的衣服。

“好吧笨蛋弟弟,”叶修眼里嵌着笑,“又要偷你东西了。”

叶修觉得自己在叶家城堡晃悠一上午然后选择正午时候提前出帝都城门一趟再折回来果然是正确的。

帝都是一座向内凹陷的城,灰白色的外城墙建立在小山丘上,城外是成片成野的果树和良田,城内是错落错纵的建筑和街道。十丈之隔,一侧是辛酸劳苦,一个侧是朱酒繁华。

时已黄昏,春日的残阳将血红色的光晕铺遍了整个帝都。叶修是隐匿在城楼的阴影处再看一眼这个他必须要离开的城市的,位置绝佳,以他的视力,可以清楚看到很远处,帝都的中心地带,嘉世圣教堂钟塔巨大的表盘也被染上了一层火色。高耸的钟塔旁,嘉世圣教堂巨型圆弧顶的五色琉璃顶上,枫叶塔尖发散着圣光,把隔街而对的皇城衬得黯然失色,像一块沾了灰的金色荣耀之奖章。明知道荣耀应该比琉璃宝石更有意义,却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那宝石。

叶修也的确那么做了,他把目光越过皇城参差的宫殿建筑,重新回到了钟塔上。陨石表针仍尽职的旋转,角度契合着阳光消失的速度,叶修也在心里数着时间流逝。

城墙下越来越嘈杂。大多数农民还是住在城内的,一天农耕过去,人们赶着在钟声响落前通过关卡。出城的人远没有那么多,但也急于城门必须在日落时关闭这一苛刻的规定,堆积在一起。帝都的人无疑拥有好的修养,但太阳已经走到了它今天的尽头,一时间,进城的、出城的,蜂窝一样乱。

隶属于嘉世教廷的骑士们并没有因为夕阳西沉而倦怠,正相反,这是他们最恪尽职守的时间。每个小队把守一个门,对过关的人仔细排查,甚至有时还会检查可疑人的行李。他们身穿精致的骑士盔甲,带着宗教的红枫标志,却没有修士圣洁的笑容,只是做着严肃而冷漠的事。

而事实上,帝都的人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规定。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六年前教廷风头正盛的时候?

很久远的时光了。

叶修直起了身子,打理了一下他的衣服。白色的花边褶皱衬衫,蓝黑色的束腿裤,带尖角的小皮靴,充满了贵族高雅且低调气质的服饰。

钟声开始一下下响起,手中的烟草卷正好燃到了末尾,他最后看了一眼即将被夜色覆盖的帝都,讽刺地笑了笑,“呵,多美的繁华。”下一秒,他钻进了身后的门里。

帝都的城墙当年是由叶家参与修缮的,况且他在这里当了将近十年的骑士长,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座帝都的屏障了。

哦,不对,可能还有一人。不过他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了。

他径直走出了城门,走得比所有人都要懒散,一步一步,气定神闲的样子,手里捏着一张轻薄的纸——那是他中午时候在这里拿到的通行证。

谁会想到会有人拿了通行证又偷偷潜回去,等到黄昏快关城门时查的最严的时候再出来呢?况且这其中的细节,也只有他这么了解守城骑士部署和城墙构造的人才做得到。

钟声已经结束,骑士们遣散了周遭的人,拉起了沉重的金属吊桥。

不甘的人们骂骂咧咧地聚集在城壕外,痛斥这无理的规定。

“安静,安静各位!”一个年轻的骑士挥舞着战矛吸引大家注意。“稍安勿躁,这一切是为了大家的安危。异族晚间的能力会有所提升,我们必须要严加防范,绝对不能让它们有机会混入城中。”

“那我们呢?”一个老妇人抹着眼泪,“我两天都没进城了,整夜提心吊胆的。”

“请放心,嘉世教廷的骑士们会尽全力保障大家的安危的。”那人行了一个漂亮的骑士礼,脸上带着坚毅。

叶修双手插在兜里,多看了那人两眼,帅气的小伙子,跟当年的自己一样自信有朝气。那些勇敢的骑士们本应当是帝国的未来,而不仅仅是教廷的,更不应该被欺骗。

所以,要做些什么啊。叶修垂下眼眸。

那位年轻的骑士注意到他的视线,走过来。

叶修不躲。

他是嘉世教廷的骑士长,但从来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他曾带着简单的银白色面具,穿着挂满勋章的红枫骑士铠,拿着号称神器的却邪,作为“荣耀第一人”站在荣耀之巅,受尽崇拜。而现在他脱下象征身份的一切,换上看起来貌似合身的贵族服饰,从那个他为之付出一切的地方逃出来,他将走自己选择的路——一条唤醒愚昧的路。至少目前,没人认得他。

“这位先生,你刚出城吗?”年轻骑士问道。

“啊,是啊。”叶修懒洋洋地扬扬手里的通行证。那是他正午趁着警戒不严的时候领取的,通行证上只标注了日期,却并没有具体到时辰。他就是为了钻这个空子。

“这么晚了,城外会有危险。”年轻骑士真诚地劝告他。

“那我现在反悔,能让进去吗?”

“这……”年轻骑士为难了,再开城门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其实我是偷跑出来的,准备自己在城外过几晚上,证明一些事情。”叶修笑笑,拍拍他的肩。

有种被前辈鼓励的感觉啊,错觉吧?年轻骑士心想。贵族就是不一样。“您一定是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吧?”他不自觉地换上了敬语,给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贵族先生。

“也不算是。”叶修把通行证塞进上衣口袋。“我想证明一件事,是对的。”

“那么,祝您成功!”年轻骑士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叶修克制住了还礼的冲动。“当然!”他认真的点点头,随即又笑得一脸“哥是谁啊那必须的”的表情。

果然是错觉吧,这就是个有些实力的贵族而已。年轻骑士没再说什么,刚想离开,“好有灵性的马。”

从另一边接受完检查的小点自己跑了过来,站在叶修旁边欢快地打了个响鼻。黝黑发亮的背景衬得叶修肤色很白。

“真漂亮!”年轻骑士赞叹道,他忍不住想要摸一下,却被小点不耐地甩开了。

“抱歉。”叶修充满歉意地说道,小点的力量有多大他当然清楚。

“没……关系。”年轻骑士吃痛。但是他对这个贵族还是很有好感的,况且是自己不对在先。“你的马很厉害……不过还是不要让它就这样出去得好。”

骑士说得隐晦,叶修却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过他当然不惧这个。

看叶修不懂他的意思,年轻骑士解下腰间多余的红色流苏递给他。“有了这个,你会方便点。”

一般嘉世骑士的马上才会挂这个。叶修自己也有一条,金色的。

帝都外几十里还有一处岗哨,只有持有通行证的人才能离开,与城门相反,那里白天查的严,黄昏却是比较松散的。不过若是马匹身上多了嘉世骑士的标志,确实更方便一些。

叶修当然不会拒绝。

叶修谢过,给小点系在了脖颈上,翻身上马。“你当初加入骑士,是为了什么呢?帝国还是教廷?”他背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色彩。“或者……为了荣耀?”

“有区别吗?”年轻骑士愣了一下。

“呵呵,没什么。”

叶修夹紧了马背,准备动身。

“为了荣耀!”

叶修连贯的动作顿了一下。

“啊,挺好。”

黑色骏马带着在马上也懒得直起身子的人,扬起一路尘土。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远处只有稀薄的光。

后方繁华的帝都将展现它夜晚的活力。

而叶修没有回头。

这是条他必须要行进的路。

这不是一次逃离。

这是场冒险,是场被赋予了拯救意义的路。

For unclouded life.

 

——TBC.

目前可以获得的情报:警告、叛逃的骑士长已出城!

P.S.恭候各位的喜欢。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