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僵尸老叶饲养计划[No.01]

#请问捡到一只僵尸叶我们是不是应该轮流抚养?

#老叶有人性会嘲讽也没有烂掉!没有!

#把一切不合理完全模糊掉谢谢么么艹

#上篇为饲养计划,下篇为救助计划(如果我写得下去的话)

#梗源自 僵尸女友2、



† 初始形态:蒙眼状

 

【G市】

黄少天昨晚接到了一条苏沐橙手机发来的疑似来自老叶的简讯。

简讯:「哥想你了,快来兴欣!速来!!!From:叶修」

黄少天:「……」

事实上黄少天是完全不信的——打荣耀的谁不知道叶修从来不用手机。

不过,他内心里确实是希望短信是真的。

於是黄少天登陆了QQ,对着君莫笑暗淡的头像猛戳消息:「老叶老叶你不在B市怎么跑兴欣去了?」、「你说你想我了?真的假的?」、「还是说其实是沐橙妹子的恶作剧?或者真心话大冒险?」、「老叶老叶别隐身了我知道你在线你快出来快出来!!!」

无人回复。

但是没过一会儿君莫笑的个性签名换了:「如短信,赶紧的。」

惊喜的情绪刹时从指尖传上脑门,他几乎是下意识拿出了职业手速订购了一张从G市到H市的机票。

盯着电脑屏幕,黄少天活动着手腕有些说不出的揣揣不安。

这种紧张焦躁的情绪我们可以这样解释,不是大姨妈,就是求婚,再焦灼一点就是见丈母娘。

毕竟年轻人,有点开心的事就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键盘敲击一半,黄少天停下来自言自语道:「奇怪我怎么那么右眼皮跳,难道老叶真的是在耍我?」这样想着,他把已经敲到荣耀职业选手群里的长长一段话又删除了。

事实证明人类有时候真的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至少第六感绝对不会坑你太多。

於是今早黄少天站在房间门口跟蓝雨队长大眼对眼镜,不禁感慨自己昨晚的机智。

「队长你这拖个行李箱是要去哪……」

蓝雨的队长笑眯眯地看着他:「兴欣啊。怎么少天不去吗?昨天你说了一晚上梦话,我在隔壁听得很清。」

难得的,黄少天竟一时语塞,半天才问道:「那队长你带个这么大的旅行箱干嘛?」

喻文州继续笑:「叶修又没有说让我们去那里待几天,不是吗?」

 

【H市】

等蓝雨的两人临近中午到达了兴欣的新址,那里已经有一群人了,荣耀的顶尖大神们完全可以在这里举办个小型全明星赛。

黄少天环视一圈,有些气急败坏地扔下行李箱。「所以到底为什么霸图、轮回的人也在!我就知道那条短信其实是群发的吧!是不是一会儿还有王杰希啊?你你你你你们都那么容易上当是吗?都不好好休假来兴欣干嘛?!」

周泽楷不爱说话,只是礼貌地笑笑。他的翻译机江波涛站在不远处在打电话,好像是在跟广告商商量推迟拍广告的事情。

霸图的三位在对面另一套沙发上。张佳乐低头玩手机没空理他。韩文清只睁眼冷冷地瞥黄少天一眼,继续抱胳膊闭目小憩。张新杰倒是看过来,眼睛里闪过晦涩的光。「简讯是个很好的借口,喻队不也是这样想的?」

喻文州笑了,算是默认了这句话。

乔一帆接过二人的行李,右臂不太自然地僵着。他黑眼圈青紫青紫的样子,扯起面部肌肉强颜欢笑。「王杰希前辈已经来了,在楼上。」

黄少天蛮不高兴地嘀嘀咕咕,窝到沙发里看张佳乐玩游戏去了。

喻文州心思缜密细致,自然注意到了对方的手臂,但是乔一帆明显想要隐瞒,他也不方便多问。这里喻文州来过几次,兴欣众人普遍没什么『战队重地,闲人免进』的自觉,从来都是让人随便串门的。而这次他刚想要上楼,却被门神一般的包子拦住了。

包子蹲在第二节台阶上,如临大敌,一双眼睛瞪得不能再大,死死盯着他,好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英俊狼犬,誓死捍卫看护的领地。

连叶修都摸不准包子的行为模式,何况是他。喻文州哑然,只好又退回去。

那边江波涛挂了电话,主动过来打招呼:「喻队。」

「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太清楚。」江波涛侧头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周泽楷,微微摇了摇头。「我们也都是那条简讯叫过来的,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见过叶修前辈。苏队只是说让我们等下,就又上楼了。」

「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再等等。」

正说着,兴欣的两位美女和王杰希一起从楼梯转角出现了。苏沐橙面色苍白很是憔悴,眼尾红红得像是哭过很久。

苏沐橙深吸一口气,慢慢开口:「叶修哥……成了僵尸。」

 

其实事情说来非常简单甚至是莫名其妙。

兴欣这个赛季拼死拼活撑到了准决赛,这算是叶修退役以来最好的一次成绩了。于是叶修在父母面前好说歹说算是争得了几天时间,休个年假最重要的是回兴欣坐坐。

三天前,叶修、苏沐橙和陈果一起去南山陵园扫墓。谁知道回来以后,叶修就疲惫地一直睡,连晚饭都没吃。本来大家只是以为这个战五渣宅男太累了,也就都没去打扰。结果第二天晌午,包子忍不住闯进了老大的房间。

「老大你一人躲在屋子里是在玩cosplay吗?这个烟熏妆画得真像啊,不过为什么是青色的。」包子惊叹,忍不住想要凑上去看更清。

乔一帆听见声音,正要抱歉地把包子拉出去,却看到敬爱的前辈眼神空洞呆滞,走路姿势极为怪异,那也不是什么『烟熏妆』更像是死人常见的青灰色。他顿时「啊」地叫出来,一把拽住前扑的包子,不过他哪里有包子那么人高马大的,不禁没把包子拦住自己反而被带了过去。

他几乎半个身子都栽进叶修怀里,可惜乔一帆根本没什么旖旎的心思,因为他右臂被前辈死死地掐住,一瞬间冷汗直流,下意识想要躲开。

「前辈……」

包子虽然脑回路跟别人不太一样,但也不是真的傻。所以他尽管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还是一脸懵逼地把乔一帆从老大手里解救下来。

「老大你生我气了吗?我错了我错了你打我吧别打他。」

『猎物』从手中逃走,叶修低低地吼了一声,懊恼的表情出现在有些不像他的脸上。

「怎么了怎么了?」唐柔被动静吸引过来,也吓了一大跳。不过她算是胆子极大的,瞬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伸手就去关门,顺便把另外两个人拉出来。

做完这些,她才心有余悸地缠着声音问道:「叶修……出什么事了?犯病了吗?」

「从来没听说过……前辈有这种奇怪的病。」乔一帆捂着痛到麻木的手臂,对那与野兽无疑的力道后知后觉,震惊不已。

「出什么事了?」苏沐橙出来时候还穿着非常淑女的橙色睡衣,一副没睡醒的疲惫样子。「你们闹什么,我现在一点劲儿都没还想再睡会儿。」

「队长!」自从叶修退役后,包子便一直叫苏沐橙队长。「老大变异成僵尸了!刚刚还想吃掉我和一帆。」

「没毛病吧你们?」苏沐橙莫名其妙。

「沐沐,是真的。」

唐柔余惊未定,严肃的脸蛋呈现惊吓过后的惨白色,完全不像说谎的样子,况且唐大小姐也没有那种捉弄人的癖好。

苏沐橙心里忽地一紧,不管不顾打开了房门。

叶修靠着床沿坐在地上,顺着声音望过去,眼角青色比刚刚褪去了一些,但嘴唇还是有些灰白的惨淡颜色。他似乎畏惧从窗帘缝隙间流泻进来的阳光,只缩在小小的阴影里遮住眼睛,像块儿雕塑。

他望过去,眼神却没有聚焦,鼻子用力嗅了嗅,才不确定地迟钝开口:「沐……沐橙?」

 

「唔唔唔!」张佳乐和方锐一齐松开了捂着话痨嘴巴的手。

黄少天中途不断插话质疑,微草队长几乎说不下去,而蓝雨队长则是摇头表示这家伙我现在没心情管。所以只能由那两人一起压制着剑圣大大。

「所以说现在老叶变成了僵尸而且还只认得苏沐橙?!!!我们必须要轮流喂他血液才能补充他的生气但是这样会让他的僵尸化加重?!!!这怎么可能!这是在拍灵异片还是科幻片!」

所有人眉头都拧在一起面面相觑,对刚才的话已经信了七分。

「虽然很难接受……」乔一帆挽起袖子,被叶修碰过的地方一圈淤青。「但这是真的……」

王杰希:「你们应该多少听说过,我祖上对鬼神之说有点造诣,解决的办法我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肯定能让他恢复就是了。这点大家可以相信我。」 

轮回队长:「信。喂血,我来。」

「我也可以的。」乔一帆突然说话,让人不免多看了这个内敛的青年几眼。「前辈的事我也想尽力。」

「一帆不行。」王杰希勉强笑笑,拍了拍他的肩。「你还年轻,灵魂没成熟,损耗生气会折寿。别担心,我们这么多人足够了。」

韩文清不耐烦了:「让我们先见见叶修吧。」

 

苏沐橙带众人到了叶修的房间门口。

「有点吓人啊。」她无奈地说。「黄少天你给我往后点,说了叶修哥现在有攻击性!」

门开了,叶修那张蒙着黑色布条的脸突然出现在门口。他刚刚竟然是贴着墙壁站的,门一开他就侧过身来,连苏沐橙都吓了一跳。

这只僵尸之前分明已经被人的气味吸引,进入了捕食状态,那双修长笔直的手勾成了青色的爪,朝门外伸过来。而当他与女生贴近时,却明显僵直了,鼻尖吻在发丝里像宠物一样嗅着。

「沐橙……你好像带来……很多、好吃的?」

苏沐橙握住叶修僵硬指尖,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拥抱。「不是吃的哦,是朋友。」

见过宠物犬讨食无果时候那样可怜、无辜又带着渴求的表情吗?没见过也没事,大概就是僵尸老叶现在的表情了。看不到眼神,但直白坦然的失落情绪却表露无遗。

「明明……很好吃的……面包没味道……」

几乎完全空白的记忆,叶修能认出来苏沐橙已经很勉强。外面血肉的美味香气时刻吸引着他,虽然看不到,但他还是频频朝那个方向扭头。

「绷带不好……眼睛看不到……啊,可以去掉?」

苏沐橙把叶修拉到床上坐下轻声细语,分散他的注意力。

门外各位的表情都很精彩,怪异的同时竟然觉得有那么一点可爱。似乎,大概,可能……老叶小时候有过这么萌?

「叶修现在有僵尸的捕食本能。我来示范下喂血。」

王杰希拿了一把小巧的折刀,毫无顾忌地对着左手食指指腹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从伤口涌出来,在指尖凝成饱满的大粒血珠。

这点淡淡的血气令平静的叶修突然蠢蠢欲动,脚尖一点一点地来回晃动,不断踢在床脚。

「沐橙,我好饿。」

王杰希靠近他,把那点血先后抹匀在叶修的耳后和人中,最后落在苍白的唇角。如同婴儿吮吸手指一般,他含住大半的指节,然而只是吸吮能得到的血量远远不够,叶修无意识地用上了牙,咬着那处伤口。

王杰希微微皱了眉,一只手钳制住他的下巴,把自己手指抽了出来。

僵尸吸食了血液,一本满足地咂咂嘴。没过多久,他扶着左臂,喉咙间克制不住地发出嘶吼,一阵白光中僵尸身形颤抖着,变了样子。

雪白的头发很衬肤色,他猛地扯下自己蒙眼的布条,睁开眼睛,叶修眼底一片血红,手中布条连同左臂的半截袖子顷刻烧成了灰。露出来的手臂是豔丽的炽红色,还闪烁着奇怪的淡黄咒文。

「呦,王大眼……」他仍然口齿不清,却能认出刚喂过血的人。

「步骤其实很简单,但是千万不能遗漏了。每天一次就够了,其余只能让他吃小麦面包。」说完了,王杰希这才理会手中眼角上挑笑得邪异的僵尸。「那么这几天,他先归我了。」


P.S.这么长时间没更新真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另外我本来是想一次更新两篇的,但是我今天中午不留神烫伤了手,一只手的话那一半我今天肯定写不完。所以只好……

不管怎样,奉上这个诡异的脑洞。请不要嫌弃我,谢谢谢谢。

评论(19)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