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僵尸老叶饲养计划[No.02]

#请问捡到一只僵尸叶我们是不是应该轮流抚养?

#老叶有人性会嘲讽也没有烂掉!没有!

#把一切不合理完全模糊掉谢谢么么艹

#上篇为饲养计划,下篇为救助计划(如果我写得下去的话)

#梗源自 僵尸女友2、


 

† No.2形态:左臂与诅咒

 

「胳膊,非常地……火热。」叶修盯著自己炽红的左臂,玩耍一样地抓向了枕头。烧焦蛋白质的奇怪味道浓郁了房间,左手里的残留物黑乎乎的不成样子。

王杰希默默地打开了窗户,观察著叶修的样子。「嗯,还有别的地方感觉不舒服吗?」

「没有其他……」叶修嫌弃地丢掉了手里的东西,用仿佛和刚才完全不同的身姿注视著前面的人,似乎隐隐约约跃跃欲试。

「很想碰我吗?」

对方迟疑了下,摇摇头。其实想试试的,但是似乎脑袋里有个声音在说:「绝对不可以,这个人很重要,不能坏掉。」

祖上出过道家天才的微草队长松了口气,其实比较在意左臂的情况,但感觉除此之外问题不大。既然发生了变化,以后说不定还会变,就是不知道最终变成什么……所以要快点找出来恢复的方法。

「怎么了……?你看我的,眼神……很奇怪?」没什么记忆的人有点不安,把自己的手臂背在身后藏起来,像小孩子偷偷摸摸藏起来做坏事的证据。

王杰希上前揉了叶修一把,叹了口气。「不是的,不要胡思乱想。」

「我真的不奇怪吗?你就没有这个,沐橙也没有。」叶修晃了晃手臂,手不自觉勾成了极具力量的爪状。「听见你们好像说……我是僵尸?是僵尸,所以奇怪,是吗?」

「不是的。」王杰希只好无奈地指了指自己那只异常大的眼睛,然后把额头贴上去。「你不奇怪,我也有,只不过我的是在这里。」

四只眼睛挨得极近,近到足以看见自己眼底对方的轮廓。叶修的眼睛现在微微泛红,瞳孔看不清楚,睫毛稠密纤长,几乎快能扫到他的脸上。

王杰希定定地看了一会儿,面不改色地拉开两人的距离。「看、看到了吧……」

实际上他现在热了脸,心跳怦怦,指尖不受控制地轻颤。

「是这样吗?」僵尸叶仍在原地茫然,半晌后拽了拽手臂。「手,是兵器。好像……非常,充满力量!」

「小心别被自己烫到了。」

「啊,不需要担心,这样也不会痛。」叶修把两只手交叠著扣在一起,捧在自己的下巴处。

糟糕,一个脸色发青的红眼睛僵尸十指相扣托著下巴看著自己笑,一点都不可怕……有点萌。 

王杰希正愣著,有人『叩叩』敲响了门,苏沐橙走进来,抱著两个法式长棍。

「叶修哥吃饭了!」

「面包,哪里能得到呢?面包房?说起来我们以前……」

话语戛然而止,王杰希和苏沐橙对视一眼,稍稍失望。

「哎算了,王杰希你也去吃饭吧,我陪叶修哥一会儿……咦你的脸有点红?」

王杰希很淡定地回答:「热的,空调温度可以再低一点。」

「呵呵,害羞就说。十八度是想冻棒冰吗?」叶修用熟悉的嘲讽语气小声嘟囔,可惜楼上和楼上的楼上完全没听到。

 

 

「呼……呼……」

原来僵尸也是会困会睡觉的。

王杰希再回来时,叶修已经蜷在床脚睡著了。头枕在床边,左臂耷拉在地上,很小心地没有挨到床。

苏沐橙窝在沙发椅上,看到他进来,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王杰希指指叶修,意思是怎么睡在地上。苏沐橙无奈地摊摊手,表示他想那样自己也没办法。

微草队长也只好叹口气,点点头。

苏沐橙眼神奇怪地上下打量了他,突然狡黠一笑起身让地,关门前丢下一句轻飘飘的「喊了你名字哦~」。

王杰希愣住了。

王他这样看著睡著的人。明明本来是很干净清秀的脸,总是带点嘲讽慵懒的笑意,那么吸引人。现在泛著青灰色的脸,也不是不好看,不经意间勾唇笑时候,反而邪魅得让人移不开眼。可这样的邪魅让人觉得有点疼。

「大眼,王大眼……」那人睡得很熟,梦中还叫著记忆里人的名字。

倏地,那疼转化成另一股很微妙的荡漾感受,传递至心尖那儿,酥酥麻麻的。

这人果然教人又爱又恨还不自知。

等他恢复正常以后,认认真真告白吧。不过看起来情敌有些多,现在还都在楼下坐著呢。

过了很久。「在看什么?」

「想办法让你变回来。」王杰希放下书,对僵尸笑笑。「睡醒了?」

「嗯。」叶修摇摇晃晃站起来。「以前,不记得了。大眼是你……我又是谁呢?」

「你是叶修,很了不起的人。」

叶修没在听,他趴在窗户上,直勾勾地盯著外面。兴欣现在租下的是一栋带著小院子的别墅,被苏沐橙请来的大神们现在是在葡萄藤下说话。黄少天第一个发现了叶修,兴奋地又是招手又是蹦跳,把在客厅吹空调的人都引过来了。

实际上僵尸看见那些鲜活的血肉也很兴奋:「窗户外面,很多好吃的啊。是沐橙带来的那些……」

魔术师不得不又一次说明:「不行,那是朋友。」

「沐橙也这么说。你们的朋友吗?朋友……有我认识的吗?」

「有的。那些都是喜欢……都是对你很好的人,如果吃掉了,你之后会很后悔的。」

「你,说的话,有时候我的头脑,无法理解呢。」僵尸很苦恼,因为他现在不能理解什么是朋友,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后悔。不明白,一点也不明白。「不管怎么想,脑子里都乱糟糟的。」

「算了……叶修的食物是这个。」他指了指叶修没啃完的一截长棍面包。「想不通的话就多吃食物吧,变回人类的样子。」

「食物,想要很多……我还会变样子吗?」叶修的表情很为难。「说实话,面包好难吃,没味道。但是肚子会饿……啊……你的肉……甘美的……气息……」

王杰希叹口气,摸了摸叶修的头,止住僵尸险些跑偏的危险思维。「人不是食物,绝对不可以吃,会恶化的,那样就真的回不来了。」

「……好。」

 

王杰希很快发现叶修这样子除了没有记忆跟以前相比实在没多大变化。

叶修发呆的时候会盯著自己发红的手不自觉地照某种规律敲击。

叶修无聊的时候会偷偷拽住一个东西看它一点点融化不过从来不靠近电脑。

叶修玩心大起的时候会突然做一个小小的恶作剧揉一个有点烫手的铁豆豆砸过来。

安静的时候就完全投入了自己的世界,闹腾起来就搅得世界片刻不得安宁。明明跟网游里那个君莫笑一模一样。对了,他现在这喂满『材料』就变身的样子,跟千机伞似的,而且更难伺候。

「叶修,不可以乱摸东西。」王杰希眼疾手快地把枕头抢过来,很是头痛。「这已经是给你的第三个枕头了,陈小姐买枕头都买不过来的。」

可不是么,陈果这两天已经跑了三趟家纺店了,这别墅不缺硬件软件可不太够。那帮大神就算暂时见不到叶修也不肯回自己的地盘去,宁可在这儿无所事事虚度光阴——反正走几步就是网吧也不缺电脑陈果也不给他们要钱,当然他们也不会真的厚脸皮到吃住都让陈老板掏腰包。

「哦……」叶修摸摸鼻子。「因为好……」

王杰希一时没听清口齿不清的僵尸叶修说的是好闻还是好玩。

「那也不可以碰枕头,你不是在做小模型么?」

这个创意是苏妹子想到的。叶修昨天下午无聊乱抓东西,摸到了很早以前被踢到床下的晾衣撑子,然后就像超自然节目主持人的台词一样:「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其实发生了什么很容易想到,金属融化成了软软的形状被叶修拿在手里随意揉捏,搓圆拍扁。苏沐橙惊奇地看了半天,找了个制作精巧的陶瓷机器猫过来让叶修填满,最后砸掉陶瓷外壳,还真的成了一个沉甸甸的机器猫。

「小模型……」叶修侧头想了又想,从一个角落里扒出来一些陶瓷碎片。「这个……?」

僵尸不止手劲大,破坏欲好像也很强啊……

王杰希叹了一口气:「怎么都碎了?」

「捏在手里就碎掉了。」叶修表情无辜,活动了下手指。

「不是让你不要用左手拿吗。」

「左手?右手?左?右?」叶修将两只手翻来覆去地看,除了颜色并无太多差异的手却让他有些为难。好像现在更习惯用左手多一些……

王杰希:「你红色的是左手。」

「我连你教我的也很快会忘。」叶修托着下巴,很认真地问:「现在也,勉强有理性呢,会不会有一天,认不出你呢?」

「不会的。」

“叶修”这个名字代表的生命,哪里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咒术那么容易抹去的。无论是自己,还是其他人,都不会允许发生。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记住你?」

王杰希心里说「因为血液」,嘴上说「我们是恋人。」

「恋人?不可思议。你和我?」

僵尸努力在回忆了,至于懂不懂信不信之后记不记得,另说吧。

「想不到。唔……有时候头会……咕咕……是谁在说话?好吵。」

「叶修?」 王杰希惊异地看过去,见叶修捧着脑袋,全身发红蜷在一起,像只烫熟的虾。两天时间基本研究透了僵尸诅咒的人很快反应过来叶修这是快要进入下一形态了。无视心中一点怪异的感觉,他弄破了手指抿在了僵尸嘴角。

「血液……我认为,这是食物?哪里好像……不一样呢?」

叶修舌头卷住小指,王杰希一颤,强行忍住流窜的异样感觉。

「只有我在吃饭吗?你饿吗……脸色不好。」

于是叶修关切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陷入了昏迷。

P.S.①那真的不是麒麟臂!②拿法式长棍当僵尸的『磨牙饼干』不觉得很棒?③我有没有说过我本来想写个段子完事的?欸!我没有吗?!!④我可能是潜藏的抖m所以多鞭笞我一些怎么样?

评论(2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