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all叶】牛郎vs织男

#不是你想的那个牛郎!!![一脸正气]

#出场的攻有韩喻黄周王翔

#这一刻、他们都是牛郎

 

 

 

“叶家有男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停停停!废物点心你再胡说八道乱改调调我就把你打成馅儿饼。”织男头头一脸黑线地把浑身洋溢着“我很跳我欠收拾我就是找揍”的织男按进了水里。

 

“老叶!我……咕噜咕噜……错……咕噜……”

 

小织男很惊奇:“老大!我还以为只有鱼才会吐泡泡!”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叶修做出神秘兮兮的表情开始教导后辈。“你见过喀拉斯湖的水怪吗?见过昆仑的地狱之门吗?见过狮身人面蛇身人面鱼身人面牛头马面吗?见过比我帅的人吗?统统没有吧!”

 

包子被唬得一愣一愣地,过了好久才带着无比崇敬的目光拼命摇头。

 

魏琛飘在湖里晒太阳,顺手勾住懂事孩子的肩指指那边:“看见没,你叶修前辈又在欺骗小朋友了。套路啊套路,年轻人多学着点。”看见乔一帆半天没反应,魏琛也惊奇了。“不是吧小乔,你也扛不住他那套?”

 

“不是……”乔一帆眼睛呆滞盯向一处,嘴边大张看起来受惊过度。“前辈……衣服呢?”

 

“……”

 

你见过不穿衣服就能飞回天上的织男吗?反正,我是真没有。

 

 

韩文清是一个牛郎,顺便方圆十几里的生态卫生也归他管。除却土地国有制这点无法改变以外,小镇周围的草原基本他说了算,韩文清俨然成为当地一霸——虽然这附近也没什么人。

 

不过能拥有这样地位的人通常还有一颗极度爱岗敬业的心,工作狂表示,乱丢垃圾破坏生态的人,绝对、不能忍!

 

所以当韩文清远远看见一片轻飘飘、红艳艳的红布从天上晃晃悠悠地飘过来并且正好掉在他头上的时候,他愣了一秒、怒了!

 

牛郎一把揪下来遮挡视线的东西,才发现入手的东西带着令人惊讶的柔顺触感,还有令人恍惚的恬淡香味。

 

心里掠过怪异的熟悉感觉,韩文清挑眉,把那片布舒展开来,才发现是一片枫叶的形状。

 

“哎哎哎,那我的!我的!”叶修远远在喊。他只用一片巨大的芭蕉叶裹着重点部位,行动不便又法力尽失,跑过来的姿势怪异且可笑。

 

韩文清扭头就走。

 

这人他认识,是苏杭那边来的游商,每年都会在这里歇脚。虽然他相貌明朗俊俏,可惜作风轻佻,身边也总是跟着一群能说会道的“下人”,活脱脱一副玩世不恭的贵公子样子。今天他独自一人,倒是奇怪了。

 

“老韩!老韩老韩别走啊!”韩文清牵着牛走得不快,倒还真让一路小跑的叶修给追上了。他露出带着讨好的笑容:“老韩,把你手里衣服给我吧。”

 

“乱丢垃圾还满口胡言,你把风筝穿身上么?”韩文清嗤之以鼻,但没有甩开叶修抓着自己的手,眼神凝在他裸露的白皙胸口附近。

 

“……”织男总不能说那是自己的仙衣并且有特殊的打开方式吧。“真是我衣服。不信你先给我,我穿给你看!”

 

“乱丢垃圾,先交罚款。”

 

“不是吧你!我现在身上就这一片芭蕉叶,拿什么给你交罚款啊!”

 

怕误了回去的时间,老叶就让那帮男女老少带着行李先回去了——反正他飞得比较快肯定能追上,但是现在……织男突然觉得他可能无法起飞了。

 

 

“什么都没有吗?真可惜。”牛郎右手握住叶修握住自己胳膊的纤细手腕,指腹状似无意地摩挲过嫩滑的肌肤。“一片芭蕉叶,可抵不上这么美妙的绸缎。”喻文州笑着用指尖轻轻捻过那块儿火红枫叶的一角。

 

嗯,触感不错,不过比刚刚那个还差点。

 

叶修看着那笑容简直欲哭无泪,天杀的他就知道这人每年见到他都会不依不饶占尽便宜,怎么碰巧让他捡到了。

 

“文州你先给我好不好,我绝对给你更多好处的啊。”

 

“商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叶修你应该比我更懂得交易。”

 

但是失联的织男真的拿不出任何东西了。“赊账可以吧。哥的信誉可是相当好的啊!”

 

喻文州点点头:“赊账当然可以。不过你要拿什么东西做抵押呢?”

 

叶修算是明白对方就是不想这么轻易把衣服还给自己。他无奈透了:“好吧文州,这次你想怎样?”

 

“那不如……”

 

喻文州脱下自己蓝灰色的外袍,双臂若无其事地圈住那人裸露的肩膀,把衣服温柔地穿在他身上,连衣带也一丝不苟地系上。这期间叶修一直神色警惕地任他摆布,生怕喻文州又整什么幺蛾子,表情像一只正在被主人系铃铛的猫。

 

“就用劳动偿还吧。”伴着这话尾音落下,喻文州猛地扯落织男半遮半掩围在腰间的芭蕉叶,顺便摸了一把叶修嫩滑柔软有弹性的小肚腩。[帅火os:都想什么呢胖次还在]

 

“……”

 

叶修以衣服发誓这一刻他看到了狐狸尾巴……怎么办预感自己后半生不保了。

 

 

“老叶你真的会织布啊你居然会织布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算女红的吧?你会绣花吗你秀一个给我看吧。哇你手速好快啊我看看我看看。呦呵你居然比隔壁楚家妹子做得好多了!欸老叶你的手真好看……”

 

当焦点从对方精湛的动作转到织男的手时,那笔直修长又骨节分明,白皙细腻的样子让黄少天不禁看呆了。诡异地,没什么文化的他想到了“嫩竹犹含粉”这句矫情极了的话。 

 

“给你要的红肚兜。”叶修没好气地说。

 

刚刚黄少天把他带到了家里,非说什么要检验一下廉价劳动力的工作能力,于是从他家柜子最隐蔽的角落里找出了一个看起来很不一般的箱子,打开后是一件很明显被主人好好珍藏的……肚兜。

 

“哇你真的做出来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肚兜?分毫不差啊!”黄少天惊叹。“怎么你做的手感就这么好!”

 

织男“呵呵”地端起茶杯饮了一大口。区区女红……那都是他看家本领的好嘛,轻轻松松秒杀顶尖绣娘。

 

“这下够抵押金了吧。少天你赶紧把衣服给我。”

 

“这怎么就抵押金了?刚刚明明说好只是试试你水平的!”黄少天三两下把他宝贵的肚兜们叠起来跟箱子一起塞回衣柜,准备来个死无对证。“老叶老叶给我做一身衣服吧好不好,给我做一身衣服当押金我放你走啊!”

 

叶修狐疑地上下打量他,似乎在思考劣迹斑斑的黄少的可信度。“真的?”

 

 

周泽楷已经骚红了脸。

 

现在他喜欢了好几年可惜一年只能见这几天的男人正站在他身边……对他动手动脚。

 

叶修是这么想的,虽然凭借多年的织男功力他扫一眼就知道面前这位帅哥的三围甚至J围,但是周郎是个不爱说话的腼腆小生,不趁机调戏报复一下顺便揩点油岂不是相当吃亏?

 

“小周别动,你颤什么呀。”作死的某人又在周泽楷精壮的胸膛上摸了一把。“身材很不错嘛平常怎么练的?”

 

周泽楷忍住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已经很辛苦了,可这人还自下向上对他笑得荡漾还不自知,如果不是他一向自制力绝佳,这会儿已经忍不住要把这人禁锢在怀里低下头狠狠蹂躏他红润的唇瓣了。

 

“放牛。”

 

这话跟前一句间隔有些久,况且叶修之前更多是感慨压根没指望听到回答,所以他确实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叶修拧了一把牛郎的脸:“小周你真是太可爱了。”

 

周泽楷猛地抓住作乱的手,眼神晦暗又委屈。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这眼神触到了叶修心底某一块儿,他讪讪地拉开两人距离,掩饰性地咳嗽一声:“小周放手,我给你做衣服去。”

 

周泽楷多乖一孩子,虽然打心底不愿意松手但还是慢慢卸掉了力气。他抿了抿嘴唇,坐在椅子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织男行云流水般地穿针引线织布绣花,俊脸一会儿粉了红了,不知道心思飞越到了何处。

 

“呼,好了。”叶修刚要甩掉额上的薄汗,对面的人已经先一步拿起手帕擦拭。看过去的时候,周泽楷眼神晶亮亮的,深情款款中还有他独有的羞怯。“咳,试试衣服么?”

 

“嗯!”

 

 

“很合身,很棒。”王杰希将帮他整理衣服的叶修环在自己的气息里,手指慢慢抚过他的眉眼和鼻梁。

 

“就只有合身么?不好看?”织男抬头,正好将自己的脸颊整个放进牛郎大手里。

 

“很美,你做得当然很美。不过比起美,合身这点更让我感到开心。这证明,你很了解我……”王杰希两只手都捧住叶修的脸,像捧着这世界上最珍奇的宝物,他的挚爱。“而我,也想了解你更多。”

 

叶修被这柔情蛊惑,失了言语忘了动作,连魂魄都被吸引。

 

“叶修,留下来吧。不想跟我一起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直到永远吗?饭我做,帐我管,钱我赚,家务我干,地牛耕,你只要陪在我身边,偶尔织布——只为你我两人的织布。你想出游我会陪你,你想胡闹我会陪你,你想做的一切我都可以陪着你。哪怕你选择离开,也一定要让我跟着。”王杰希将唇印在咫尺之隔的空气上,静静地等着对方的答案。

 

鬼使神差地,叶修说:“好。”

 

唇齿纠葛,难舍难分。

 

 

孙翔今天气得跳脚,下定决心把自家娘子逮住好好教训。

 

原因么,很简单,就是这人一觉醒来突然想到求婚时候某人憋出来的一句情话,于是这人毫不留情地踹醒了夫君,说:“‘我想做什么你都顺着我’这句话还算不算数!”孙翔没睡醒,于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算。”叶修等得就是这句话:“那我今天想吃牛肉了。”

 

牛肉……牛……老黄牛……!!!

 

孙翔以他所能的最快速度冲出去了,但是怎么能比得上仙力在手的织男呢?所以他跑到牛棚时候,老黄牛已经不见了。“啊!叶修!你丫的别动我的牛(妞)!”

 

房顶上,叶修幽怨地叹口气:“我就知道你不爱我。当年果然都是一时鬼迷心窍吧,明明是正常性向的人,不知道看上了我哪点……”

 

孙翔脑回路完全跟不上,语言系统彻底失灵。

 

“牛在草地吃草,我……果然还是回去了。你跟它,好好过吧。”

 

说完,织男化作一片轻灵的枫叶飘向天际。

 

之后叶修一直在生闷气,一年只允许孙翔跟自己见面一天。不过别担心,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END——

这个奇奇怪怪的故事人物接龙是我一时脑抽的结果。希望大家喜欢!

送给一个七夕生日的妹砸~如果没有她,七夕我是不打算动笔的。么么哒十八岁生快!

评论(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