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火_忙于谈恋爱

就是一团无规律爱折腾的x火
真爱每位大神、
不BE的大帅♂比

【韩叶】对手心路的进化历程

#带点激情带点痞气带满满的爱

#给双生黄桃儿 @吃你一口黄桃 的一发生贺、

#迟到,你的名字叫王者荣耀

#无视起名废与结尾与bug就还能做朋友

 

 

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只要见面就要打,这在神之领域几乎无人不知。而且比较无耻的是,这位堪称全区第一的战斗法师经常是以一种偷袭的方式十分猥琐地冒出来,身后也一定会跟着一个绝对枪系全能的秋木苏,以二打一毫不手软。或者,有时候不是这种常见的配方,但一定是熟悉的味道。

 

这一周的野图BOSS都刷新完了,神之领域难得的清静。没有公会耀武扬威的大规模行动,没有顶尖大神张牙舞爪的疯狂比拼——不得不说真是件相当神奇的事情。

 

幽长绵延的古道横贯了地图的两角,两旁满是鲜红挺立的枫树。荣耀没有BGM,但枫叶随风沙沙响动带来的宁静同样令人心悦。枫林古道不是练级区,风景也不是最美,所以这里鲜少有人经过。

 

一叶之秋提着仍不成熟的却邪沿着古道快速走位,对着红枫颀长的树干挨个刺过去。

 

这并不是他自己闲着没事干——是的他今天是一个人——而是小姑娘很喜欢这个地方,认为这里的意境跟一叶之秋这个名字相当配,并且叶修和苏沐秋这两个毫无格调的人很快挖掘出了这个地图的新意义。这两人不想PK的时候会来这里一决胜负,看谁能在最短时间内打倒最多的枫树,甚至他们玩疯的时候手速能快过地图场景的恢复速度,整个枫林古道的枫树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为此还有人将这一新奇的景象八上了论坛:“枫林古道为何惨遭毒手?荣耀是否将诞生新的野图BOSS。”

 

呵呵。

 

不过显然韩文清十有八九看过那个帖子。因为大漠孤烟现在就在古道的正中间,抱臂而立,颇有几分“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悍匪风范。

 

一叶之秋远远看见了对手,明显愣了一下,但是大漠孤烟只是站着,既没有像往常一样冲过来,也没有看不顺眼转身离去。所以叶修咬着嘴唇,惊疑不定地操控着战斗法师以更快的速度击倒枫树,准备把拳法家当个路障绕过去。

 

当一叶之秋几乎要擦肩而过时,大漠孤烟一个冲拳把人拦下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操纵者低沉浑厚的嗓音:“一叶,我有事找你。”

 

叶修只好停下来,斟酌了半天吐出一个鼻音:“嗯?”

 

“为什么代打?”

 

“什么为什么。”一叶之秋甩了甩手中的却邪,虽然是系统默认的闲时动作,仍看上去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韩文清的声音听起来带着怒意:“你不知道代打是违反规定的吗?”

 

“得了吧,竞技场而已。你觉得哥看起来是会遵守规则的人吗?呵呵。”叶修操控着一叶之秋又随意戳了几根树干。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想去接这种有风险、收入低、雇主还不一定好伺候的破活儿啊,这不是没办法嘛。

 

“没别的事了?”

 

一叶之秋稍稍拉开了距离,他已经准备好要跟面前人打一架了。结果大漠孤烟发出一个重重地“哼”声以后就转身离开。

 

 

 

韩文清在荣耀有一个对手。

 

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这个人高傲张扬、敏锐狡猾、桀骜不驯,行事做派跟自己完全相反的样子。

 

“难怪你会这么讨厌他。”霸气雄图的会长游峰电这么说。

 

不,事实上,他一点也不讨厌一叶之秋。甚至,他很享受一叶之秋半路截杀自己的过程,无论战斗结果如何,都是那么酣畅淋漓。

 

第一次视界变成黑白的时候,大漠孤烟仰躺着看到一叶之秋将武器扎在自己的胸膛,慢慢绽放出笑容,那一刻、他真的措手不及。

 

大漠孤烟下了竞技场,听说最近荣耀好像出现了一些高手,他想会一下。

 

一局、两局、三局……不是所有人都享受虐菜的感觉,至少韩文清已经相当不耐烦了。

 

这一局对方是一个他们公会挺普通的小角色,流氓。对方看见他ID迟钝了很久,估计如果直接认输不会掉评价的话他会直接开溜吧。韩文清没打算欺负自己人,他已经决定留几分力,打完这局就下线了。

 

然而出乎意料地,对面人居然将流氓角色操控得很好,堪比教科书式的猥琐令人惊讶。韩文清狐疑地开始认真对待。随后,拳法家和流氓的较量火药味渐浓,已经上升到两方都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地步。

 

最后大漠孤烟赢了,可韩文清带着无名怒火,黑着脸一拳砸在键盘上。

 

这人分明是一叶之秋。

 

韩文清想私聊问个究竟,可那人已经匆匆下线了,于是他泄愤一般地将这个角色踢出公会。

 

 

 

叶修和苏沐秋老老实实打了三天游戏,没去找别人碴儿,也没帮人代打。毕竟代打是所有游戏公司都深恶痛绝的行为,万一大漠孤烟真的将他们举报了,荣耀落实以后封了两人IP,那绝对哭都没地方哭。

 

万幸这些都没有发生。荣耀还是个新游戏,目前也没有杀鸡儆猴的打算,或者大漠孤烟根本没有举报他俩,总之风平浪静海阔天空。叶修和苏沐秋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生活作息,该抢BOSS还抢BOSS,该代打还代打,世界那么大,能根据几分钟操作把幕后人与一叶之秋、秋木苏对上号的少之又少——不是所有人都有那般毒辣的眼光,更不是所有人都能对他们这么熟悉,对他这么熟悉。

 

最近等级上限又提升了,苏沐秋彻底放弃了另一个银武计划,开始专心制作却邪和吞日。叶修依然没事爱找韩文清的碴儿,有时候打压霸气雄图倒成了顺手。荣耀真的出现了许多有实力的玩家,比如索克萨尔啊、夜雨声烦啊、气冲云水啊等等。现在就算苏沐秋忙着研究银武没空陪他,叶修也不用一个人去打枫树了。

 

狼烟四起,群芳逐鹿。荣耀风头正盛,正是乱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这天,嘉王朝和霸气雄图几乎同时发现了大BOSS海上夜归人甘烈刷新。

 

作为荣耀目前最大的两家公会,嘉王朝和霸气雄图迅速封锁了迎空海峡,之后便陷入了对峙。巧的是,今天两方的顶尖阵容比较像:一个会长一个大神两个小分队。

 

这几乎是完全僵持不下的局面。

 

但总这样不是办法啊,一会儿什么蓝溪阁中草堂再来点人,就更麻烦了,迟则生变啊。

 

于是叶修一边打电话给苏沐秋让他今天别买菜了赶紧回来,一边暗搓搓私聊陶轩,一边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这样吧大漠,我们两家一起杀BOSS,你我各去杀对方的人,BOSS就归输出高的人好了。”

 

这事儿韩文清拿不了主意,但显然跃跃欲试。游峰电也没什么别的主意,“君子协定”就这么草率的定下了。

 

这种纯粹比输出的抢BOSS方式,根本不需要T来拉仇恨,彼此都是巴不得BOSS发威打死对面丫的。这种时候,奶妈的压力就相当大了。

 

两人都是先找了脆皮奶妈下手。

 

“君子协定”有云:“不管什么职业,都专心打BOSS就行了,谁也不许攻击我们!”

 

然而所谓“上行下效”,就是上面的人不是君子,下面的人更君子不起来。

 

叶修当然跟“君子”这词扯不上半点关系,他早就跟陶轩串通好了:“你把咱守护天使都找过来,聚堆升空。奶妈记得给自己加血。牧师都散开散开,中间用皮厚耐操的堵住路!越密越好!”

 

比起深谙猥琐真谛的叶修,霸气雄图的会长绝对不够看。保护牧师的人墙?弱爆了。

 

比起战斗法师,拳法家攻击距离相当有限,至少一叶之秋能捅到的守护天使,拳法家绝对够不着。大漠孤烟?呵呵。

 

之后就很有意思了。

 

顶着“嘉王朝”公会称号的战斗法师在霸气雄图的人堆里大杀四方。现在的公会大多还是网友自发组成的,谈不上专业,能勉强在团战里有条不紊输出给BOSS就已经很不错了。一叶之秋专门往T堆里扎,却邪的尖却屡次从缝隙间扎在牧师身上。而当BOSS一招扫过来众人匆匆避让的时候,一叶之秋不进反退,趁机秒掉血量低的人。同时至始至终,一直有一个人为他稳稳控制住血量。

 

韩文清很快发现了不妥之处。挡在大漠孤烟面前的人不是他轻轻松松三两下就能打掉的,牧师又四处分散,而守护天使一旦实施了浮空技能,他只有几个招式才能勉强碰到。

 

中计了。韩文清顿时明白。可他居然感到一丝好笑,还隐隐有一丝他自己也不明白的……骄傲?这根本就师出无名的情绪哪里来的!这么想着,他又不自觉地拧了眉头,令一屋子的人敬畏而识相地低头闭嘴加紧输出。

 

大漠孤烟放弃了对着牧师穷追猛打,转而挑防低的布甲职业下手,拳法家比战斗法师多了攻速的优势,韩文清的击杀量也在逐渐上升。

 

最后伤害统计出来,大漠孤烟的输出略胜一筹,但是一叶之秋杀掉的人更多。

 

“今天我放倒了xx人,你放倒了xx人。怎么样?服不服?”奸计得逞BOSS到手较量也赢了的人这么得瑟地说,模样真的十分欠揍。

 

当天这件事就风风火火传遍了神之领域。不过最广为流传的不是一叶之秋的阴谋诡计,而是最后大漠孤烟的那句狠话:“你等着,迟早干死你。”

 

 

 

“老叶,那边那个好像是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啊?你要不要跑。”夜雨声烦的声音颇有几分幸灾乐祸打算看好戏的架势。“那个凶神恶煞说不定跟上次一样,几分钟就会认出来你然后冲过来。你要是被他抓住打死了我们刚刚打的装备说不定就白打了!小心他干死你!要不然你跑吧我掩护你!”

 

他身边跟着一个装备普普通通的剑客,传出来叶修不屑的声音:“跑?我怕他韩文清吗?”这么说着,叶修已经有了脚底抹油的打算了。

 

最近他们这些时常打交道的人已经混得够熟,足够知晓彼此的真正名字。韩文清、韩文清……当时叶修把这个名字咀嚼了半天,回头问挚友:“一点都不像他,对吧?”苏沐秋是一脸无奈地摇头,正在写作业的小姑娘倒是好奇地抬头问道:“谁?又是大漠孤烟?”

 

不过说实话叶修最近真是怕了韩文清了。只要看到他和枪系、气功师或者剑客这样的两人、三人组合,他一准儿二话不说的冲过来。关键是最近各公会都在为传说中的职业联赛做准备,几位大神元老们手里就那几张帐号卡。一来二去地,就都摸清了,于是更加无处可避。

 

“算了算了,老韩冲我来的。”剑客视角晃了晃,找到了适合逃逸的路。“这个橙武先放你那儿,我一会儿叫沐秋来拿。少天你要是私吞了你就等着吧!”

 

夜雨声烦手快地完成交易以后满肚子槽无人可吐,只好看着大漠孤烟追着剑客去的背影说了一句:“你们这么相爱相杀在一起算了天天折磨别人干嘛?”

 

真可惜了那两人都没有听见这句话,不然一定会有当头一棒的幡然醒悟。

 

剑客在密林里一颗树桩上蹲着——叶修觉得这样等韩文清来更有气势虽然十有八九会让韩文清更火大。

 

“呦老韩,你觉得我这个守株待兔的姿势怎么样?”叶修主动挑衅。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大漠孤烟走近,韩文清直接了当地说:“你最近跟那个聒噪的剑客走得很近?”

 

“嗯?”叶修愣了。“你说少天?”

 

韩文清冷笑“少天?哼。”大漠孤烟活动手腕,看起来随时可能一拳冲上来。“你们这么熟了吗?”

 

“老魏家的。一个挺话多的孩子,操作不错。”剑客贴近了拳法家,这让叶修听起来就像是在他耳边说话。“什么啊我当你是来干我的?”

 

从大漠孤烟的反应来看,这句话无论是语气还是涵义都深深刺激到了韩文清。他毫不犹豫地杀掉了剑客,连掉落的装备都没捡就“愤然”离开。

 

 

同时叶修那边也是一片冷场般的寂静,他自己说完那话后也呆住了,眼看着大漠孤烟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干掉了小剑客。门口的苏沐秋整个人也是惊讶且懵逼的,最后他磕磕绊绊地问道:“叶修,你……额……所以你是……这么希望的?”

 

“如果我说没有,你信吗……”

 

 

 

之后几天大漠孤烟人间蒸发了。

 

战斗法师对枪炮师说,带着自己都没觉察到的口是心非:“早知道这样就能让老韩对我弃如敝履我就早点说了,你看这样多清净。”

 

“是啊是啊你真应该早点这么做。”苏沐秋无奈附和,偷偷瞥了一眼旁边人的表情。

 

嗯好像还算正常。

 

这两人现在是在练小号,顺便打点副本掉落的紫装贡献公会。

 

“二缺三来牧师和随便两个。”叶修反复敲打这句话,可是半天都无人理睬。“咦?今天这是怎么了?”这次轮到苏沐秋调侃他:“可能你人品不太好。”

 

“你们是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吗?”旁边一个牧师妹子弱弱地问。

 

两人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被认出来,苏沐秋想了想温柔说道:“是啊,要跟我们组队吗?”

 

“可是现在,是个拳法家就说自己是大漠孤烟,是个术士就说自己是索克萨尔,像你们这样的组合更是多了去。”牧师妹子渐渐带着点愤慨。“冒充别人名号就算了自己打得还一团糟!刚刚就有人冒充自己是大漠孤烟,被霸气雄图的拳法家揍了。”

 

“冒充谁?大漠孤烟?”叶修来劲儿了。“人呢人呢?”

 

牧师视角移到了另一个方向:“那两支队伍约战去了,就在那边。”

 

战斗法师和枪炮师顺着方向找了过去。果然有两方人缠在一起,一边是霸气雄图的五人,一边是来路不明看起来是组队开黑的三人。旁边围观看热闹的还不少。

 

“欸,这到哪个地步了?”战斗法师问围观人群。

 

“霸气雄图的拳法家干掉了冒牌货,那三个人逼他们把拳法家交出来一对三,不然就一直缠着他们进不了本。”那人精炼地描述并评价。

 

“……雪峰你上线怎么不叫我们。”

 

气功师转身也认出了这两人:“夜雨声烦嚷嚷这儿有好戏,他好像告诉挺多人了。这里很多都是大家的小号。”

 

“还真是。”战斗法师看了一圈果然发现很多熟悉的ID。“怎么没几个霸气雄图的。”

 

苏沐秋扭头看叶修:“如果不是准备荣耀联赛,霸气雄图为了公会名声不能以多欺少的话,怕是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的。你要不要考虑为他出头?”

 

“要!如果老韩在,他绝对不会忍。”

 

仿佛是为了印证叶修这句话,霸气雄图的拳法家站了出来,头上冒出充满气势的文字泡:“一对三,之后你们见了霸气雄图必须绕路。”

 

“我跟你们打!”巧的是,战斗法师已经冲出了人堆,孤零零的一个在被人群圈出来的空地里异常显眼。叶修恨不得此时停电。

 

“你又是谁。”

 

刚刚他们三个说话没有压低声音,周围打过交道的人都认出这是“一叶之秋”了。叶修这一站出来又是一片哗然,毕竟没人不知道他跟韩文清关系“恶劣”。

 

对面有一术士扯着嗓门叫唤,明显是魏琛戏谑的声音:“你跟韩文清什么关系啊!”

 

叶修也大声回应洗白:“对手关系!哥跟韩文清干过!”

 

然后屏幕里外的世界都寂静了。

 

直到背后一个声音低沉响起,仿佛一声闷雷震裂天幕。“是么,我怎么不知道。”

 

然而战斗法师的身体虚幻了,显然操纵者刚刚就已经强制下线。

 

话不经大脑只走心的后果就是,叶修只好捂着脸偷看旁边电脑里拳法家的举动,无视苏沐秋默默竖起的大拇指。

 

 

 

“干架!我说的是干架!”

 

叶修无数次的解释道,以至于他不得不把游戏角色签名乃至QQ签名都改成上面这句话。

 

其实大家都只是调侃他罢了,要知道能抓住一叶之秋的漏洞是多么不容易,平时都是别人各种被他嘲讽气得跳脚。奈何叶修自己心里有鬼,差点欲盖弥彰越描越黑,这样过了几天后还是另一位当事人帮他解了围。

 

一叶之秋:“那啥,谢谢啊老韩。不过我真不是那意思,你懂的。”

 

大漠孤烟:“你在H市?”

 

一叶之秋:“啊?嗯。”

 

大漠孤烟:“H市哪里?”

 

一叶之秋:“xxxxxxx”

 

一叶之秋:“老韩你搞什么?”

 

叶修心里涌上古怪的预感,似乎……似乎什么将要来临而自己非常期待,这种感觉灼得他几乎坐不住。

 

而韩文清的一句话坐实了他的预感。

 

大漠孤烟:“我现在正在H市。”

 

而韩文清的下一句话沸腾了他的心情。

 

大漠孤烟:“我去找你。”

 

 

 

要一个不怎么出门衣服几乎全是淘宝便宜货的宅男半个小时内打扮成青春阳光高富帅根本是天方夜谭,叶修在翻遍了自己和苏沐秋的衣柜以后一头栽倒在床上,仰天长叹物是人非。

 

他是个爱打游戏不懂生活的懒人,但绝对不是什么邋里邋遢的颓废青年。简单冲澡以后,苏沐橙以无可挑剔的眼光帮他搭了一身很衬身材很配气质的休闲装,这样眉清目秀、潇洒俊逸黑眸里漾着朝气的样子,看起来精神不少。

 

苏沐秋忍着笑:“恩,不错。跟平时差不多。”在看到自家妹妹气鼓鼓的表情后,他改口:“比我第一次见你好点。”

 

“要不要打点发胶?”苏沐橙建议。

 

“不用了,反正我本来就是这样子。”叶修吐出一口气,露出释然的骄傲笑容。“他爱喜欢不喜欢!”

 

 

 

韩文清来得很早。

 

本来对于集体旅行他是没多大兴趣的,但当他听到目的地是H市——那人所在的城市,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带着墨镜,风尘仆仆却难掩逼人气势,在嘈杂的广场上开辟出一圈真空带。

 

两人谁都没问起对方的装束,似乎是坚信了只要对方靠近,自己就会像荣耀的战斗本能一样,把对方找出来。

 

那人匆匆出现的时候头发上还带着水滴,前额的发一缕一缕的,乌黑的色泽被阳光洗礼。他的步伐慵懒从容,可抿着的唇暴露了他的紧张,晃荡的视线触及到这里的时候,叶修顿了顿,径直走过来。

 

“老韩,等多久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韩文清没有回答,自然且不容抗拒地伸出手,将叶修吹乱的头发拨正。“你跟苏沐秋打架了吗,头发这么乱。”

 

“哈没有没有。”叶修耳朵都红了。

 

作为东道主,叶修无耻地让韩文清请他吃饭,理由很简单。他穷。对此韩文清二话不说带他去了一家不错的主题餐厅:昏暗的灯光、悦动的烛火,模糊到令人意乱神迷的气氛。

 

“哦,这里还不错。”叶修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敲打着叉子,眼神闪烁不定地游移在对面的人身上。“你来H市干嘛,嫖?”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韩文清瞬间黑脸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打算捏碎玻璃杯或者胸口碎大石。

 

事实上我们年轻的嘲讽脸在紧张,非常紧张。

 

“好吧。”叶修一口气吸掉了半杯柠檬汁。“那我们来聊聊半年后的职业联赛,你的搭档……”

 

韩文清堵住了他的嘴。用一块儿牛排。“你安静吃东西就好!”

 

但是叶修咬住了叉子,唇角勾起笑容,抬眸去看他,韩文清微微扭了两下手腕没抽出来,只好倾身捏住他下巴。

 

“松口,酱汁都滴下来了。”

 

叶修僵住了,悻悻地张嘴:“你真没情调。”老韩到底是有这个意思呢,还是没有呢……

 

我不想写了最后就是苏沐橙跳出来助攻问能不能请叶修喝一杯然后霸道总裁老韩秒回不可以他今晚有约了小姑娘假装生气说你凭什么替他回答然后老韩说我是他男朋友老叶质疑他为什么老韩说只有你才能做我对手之后扛着叶修离开扛到了出租车上扛到了旅馆扛到了床上。最后是结尾——

 

“老韩你干什么!”

“干你。”

——END——

感觉身体被掏空。想打我的你直说。

 
评论(11)
热度(60)